*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什麼會讓我感動?
*
* 世界古蹟日
*
* 虎尾郡役所
*
* 虎尾合同廳舍修復後的營運
*
* 故事裡的故事
*
* 當「行啟記念館」整修之後
*
* 舊警察局宿舍
*
* 談雲林縣的文化資產保存
*
* 西螺延平老街的文化資產
*
* 永遠的地標
*
* 西螺-東市場的春天
*
* 北港朝天宮的無形文化資產
*
* 一齣永不結束的戲
*
* 專訪前雲林縣文化局長劉銓芝
*
* 做個驕傲的「ㄠˋ」客
*
* 客家廳堂彩繪
*
* 酸菜的故鄉─大埤
*
* 力拔山河的田庄囝仔—新庄國小拔河隊
*
* 用心靈感受身體的律動—石榴國中木球隊
*
* 態度決定一切—虎尾立仁國小籃球隊
*
* 挑戰極限超越自我—西螺國中羽球隊
*
* 單車慢遊
*
* 設施園藝的一片天
*
* 和榮意是肉品的專家
*
* 醇香代代傳
*
* 素中美饌
*
 
 
 
*
::: 回首頁
* 專訪前雲林縣文化局長劉銓芝
 

當期人物

文化資產如何在古蹟與
歷史建築的保存中活化

專訪前雲林縣政府文化局長劉銓芝

採訪 / 本刊編輯組

        歷史建築的保存

為了留駐重要且有價值的歷史元件 
  文化資產的保存是充滿許多可能性的,前雲林縣政府文化局長劉銓芝認為「再利用」與「活化」都是一種手段,就算僅僅作保存,而未作其他利用,還是有它的存在價值,因為文化資產的保存不是只讓大家發思古之幽情,是為了要把人類文明發展之歷程中,一些重要且有價值的歷史元件保存下來。
  「再利用」與「活化」在概念上大致是類似的,指的是一個歷史建築物或歷史空間基於某種適當的考量,投入一個可能不是它原來的用途或是它原來的用途,並產生一個新的功能,讓這棟歷史建築物能處於持續使用狀況。事實上,一棟老建築如果不被使用,會腐朽的很快,它跟人的距離也會越來越遠,人們會認為它只是像一個博物館裡的一個物件。而歷史性的空間應該是人可以進入穿梭的,可以一直持續性地放在我們的生活空間裡面,經由「活化」與「再利用」的手段,能讓我們感受到生活的空間裡面永遠是「新」與「舊」並存的,我們可以在新的空間裡做很多當代的事情,同樣也可以在老的空間裡做很多當代的事情。
  劉銓芝感嘆雲林縣文化資產被保存的總數量太少,並認為全台灣在這方面都還是有待努力。他對文化資產保存的當前課題提出三個要點:
一、要加強被保存的古蹟與歷史建築的數量。
二、對於應該要被搶救的、需要被整修的古蹟和歷史建築,政府要有充足的經費編列。
三、將歷史的營建物,融入我們的當今的社會與都市計劃。

就元素構思,去定位歷史建築的修復後機能
  文化資產的生命不僅在於修復,修復後的機能是必需被完整思考的。劉銓芝說:歷史建築物存在於當今環境大概有幾種形式,像北港朝天宮,從創建以來到現今都是朝天宮,因為它的最佳活化方式就是維持宗教性建築的用途。但是有一些空間因為歷史發展的關係或客觀環境的改變,它的某一些原來的功能慢慢喪失,例如虎尾台糖舊診所,如果我們硬要活化去恢復原來診所的機能,在當今的環境已沒有那個需要,而且也不是適當的作法。
  另外,虎尾郡守官邸就是原建築再利用的一種形式,建築物原本的歷史是官方的宿舍,後來曾經變成雲林地方法院院長宿舍,過去一直維持著宿舍的功能,但是當整個時空環境改變,原有的功能需要轉移時,就必須要去思考一個新的功能,虎尾郡守官邸在修復時並沒有從歷史的角度去做活化,反而讓它變身成一個兒童參與的空間。關於「故事館」的概念形成經過,事實上劉銓芝未到文化局之前的幾年,就已經針對虎尾郡役所、郡守官邸與合同廳舍做了相關的調查研究和規劃,當時初步的規劃是郡役所仍然維持一個在地布袋戲文化的特質,郡守官邸這棟日據時期的木造老房子讓它往老的、歷史的方向發展,做一個呈現老故事的地方,而合同廳舍的樣式是從古典過度到現代的折衷主義,所以認為它可以扮演一個「願景」的角色,三棟老建築的概念,一個是往回看、一個是往前看、一個是在地的特色,劉銓芝表示當時是用這種角色的分工來作初步的定位,就都市功能及文化化功能產生一個三角形,這個三角形裡的三個元件可以都在文化的架構底下,承擔一些應有的文化分工。就元素構思,整合各個目的,去定位歷史建築的修復後機能,劉銓芝在文化局長任內就很想推動「故事運動」,原來初步定位為雲林虎尾老故事館的地方,後來加上故事運動的理念,思考到故事館的定位不要侷限於一個靜態的陳列館,應該是一個動態的故事空間,適逢「故事人協會」也願意一起參與,所以故事館的整個概念於是形成,原建築再利用作為雲林的一個故事據點。

價值來自於各個不同的角度
  台灣文化資產的保存基本上分成七大領域,除了「自然景觀」屬於農政領域外,其他都屬於文建會,也就是說都屬於文化領域,文化資產保存的領域是跨學科的,劉銓芝說:文化領域裡包含很多專業,譬如遺址、古文物、民俗、傳統藝術…這些都是專門的領域。以古建築的專業者來說,有的專門研究塗料、有的專門研究木料、有的人專門研究營建史,有的人專門研究工法和補強技術,原則上,主導的專業者以建築為主,因為畢竟處理的是歷史營建物,但必須和歷史學家、化學家、結構技師、民俗學者一起合作,整合形成一個團隊,達到一個跨學科領域的可能性。
  至於學術界的做法和民間的想像是否有落差?劉銓芝認為有落差是難免的。很多民間團體、民間人士都會認為被保存下來的東西,應該要是藝術傑作,才會需要被保存下來,所以就會有很多人提出一些質疑,「房子又不漂亮,為什麼要保存下來?」,例如台糖的倉庫、廠房有什麼藝術價值嗎?「有些民宅雕刻又不漂亮為什麼要保存?」劉銓芝認為這是錯誤的想像。
  對於「什麼東西應該被保存?」「什麼東西顯示具有保存價值?」往往會產生不同價值觀點,劉銓芝進一步解釋說:藝術價值只是其中的一個價值而已,它不是唯一的價值。譬如學術的價值,某一個證據被留下來,它是有利於我們去理解19世紀清代末年常民如何生活,這就具有學術價值;有些是基於歷史價值,譬如某一個重要事件曾經發生的地點,它發生的地點絕不是在優美的藝術建築裡的,如霧社事件會被定義為需要保存的重要事件;有一些是基於科技價值,譬如我們保留一些建築物、橋樑,有助於我們了解早期的營建技術、營建工法;另外還有一個價值是與聚落、都市發展相關的價值,譬如整個虎尾鎮的興起與糖廠的建設有必然的關係,虎尾鎮的近代發展史必須要從糖廠開始寫起,糖廠的設施和虎尾都市聚落的發展是同步的,這些都是來自於各個不同角度的價值,絕對不是只有藝術價值,但是大部份的人只從藝術價值的觀點去看待文化資產的保存。

經費和永續經營的品質密不可分
  談到永續經營,劉銓芝認為:永續經營在文化資產上的意義至少包含兩個層面,第一個層面是活化與再利用方面的永續經營,第二個層面是維護上的永續,所謂維護方面的永續性,指的是說一棟歷史建築物或數棟的歷史建築物,它能夠架構在經常性的被維護、被檢查,防止問題越滾越大的機制。
  以雲林縣來講,除了像北港朝天宮一樣原有機能繼續使用的模式之外,像故事館或布袋戲主題館這樣的再利用案例,都算是雲林縣的首例,目前有些歷史建築物都還在討論如何再利用,還在思考用什麼機制來使它好好的被使用,就台灣來講,這些方面也都還是在持續地累積經驗。
  劉銓芝認為在地政府與中央政府應該要承擔文化施政的責任,因為人民已經繳了稅,委託政府來做這些事情。不可諱言的,他認為在文化施政方面的作為是不足的,「永續經營」第一個問題就是文化預算的不足,有了經費以後,我們才可以去談永續經營的品質。以經營一個故事館來說,一年花費不多,但是能夠產生的實質效益是很大的,這個館舍可以持續變成孩子得到文化的養成的一個重要的場域。

雲林糖鐵

為了保有歷史證據—「雲林糖鐵登錄文化景觀案例」的思維
  台糖的鐵道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歷史元件,早期既是貨物、原料、人員的路線,也是在地的交通工具之一,它的歷史任務已經結束,現代用途沒有被建立起來之前,其實已承載了保存價值和文化意義,劉銓芝認為雲林縣境內糖鐵所有的路線,可視為一個歷史元件或一個歷史物件,可以登錄為文化景觀或歷史建築,若先有一個登錄保存的情況下,未來所有的地方建設碰到糖鐵,都要通過主管文化事務的文化局同意才可以拆除、變更。
  劉銓芝覺得任何一個國營事業都不能以營利為理由,凡是對台灣的經濟、文化、環保、衛生、社會的發展有利的都應該要支持,這部份是中央部會和立法院都沒有去照顧到的觀點。對於台糖這樣一個國營事業,劉銓芝認為其早期從日本人手上接收,是從私人產業接收,並不是從日本政府手上接收,不能只以營利為目的,應該有效的運用接收的私人產業,做各種有利於台灣社會的事情。
  主張登錄鐵道不遺餘力的劉銓芝說:若是登錄以後就應該有一個比較周延的調查,確切的位置都定位出來,以後各個鄉鎮的建設計畫都要吻合文化資產保存法的架構下去做,相信未來還有很多其他的可能性,即使沒有任何再利用的可能,它都應該被保存,因為我們不是為了再利用去保存這些東西,是為了保有歷史證據。

觀光和商業是附加價值,不是核心價值
  古蹟和歷史建築再利用時,許多人會關切觀光化或招商進駐是否會產生文化保存觀點上的衝突?劉銓芝說:商業也是現代生活中的一種機能,所以一定可以和古建築並存在一起,台灣的古蹟和歷史建築才一千多處,如果你在歐洲看到一堆咖啡店或餐廳本身就是歷史建築,你就會覺得稀鬆平常。再利用的機能部份可以有各種方向,老街裡的古建築賣高科技電腦,也都可以去作不同的嘗試,有些是純商業經營、有些是文化設施、有些是社會設施,也就是說我們當代生活的各種機能都可能進駐。但並不是所有的機能都適合丟到古建築裡面去,仍要小心謹慎。
  劉銓芝提出一個反面的觀點:我們在進行文化資產保存的時候,要小心地剔除過度的觀光的思維和商業的思維,所有保存這些東西不是為了要製造一個觀光據點或者製造一個懷古的商業的氛圍,我們要把持住最原始、最初的目標,觀光和商業是附加價值,它不是核心價值,核心價值仍是我們要保有我們文明發展的證據,這是文化與歷史教育的一環,可是我們可以小心謹慎的把觀光和文化嵌合進去。當我們過度的要求主要目標以後,常會有其他的問題產生,例如鹿港是台灣很早的一個歷史保存的街區案例,可是為了要讓大家覺得走到古意盎然的街道,不惜把一些本來就是現代的樓房,頂裝上立面,這種歐洲人稱之為「迪士尼心態」,迪士尼不是為了歷史保存,是為了讓觀光客感覺每張照片拍起來都很漂亮,刻意去偽裝現代建築,這部份就是過度觀光化。
  對於未來要觀光化或商業化要考慮哪些層面的問題?劉銓芝歸納三個要點:
  一、要慎選適當的機能:在考慮時不是為商業機能量身打造,是為既有的歷史空間量身 打造,適當機能進入後細節的規劃,仍然要對古建築本身量身打造,也就是說新的機能去適應舊的空間,要回到空間裡去思考,永遠是歷史建築優先。
  二、經營者的文化理念很重要:不應只是引進一個成功的商人,經營者是否能認同文化
資產保存,是否在整個過程中能夠相互輝映也很重要,最好還要有一個監管的委員會,檢視是否會和古建築產生衝突,要避免所有的作為產生古蹟危機裡所說的「日常性的損壞」。
  三、要進行知性的教育:就是「教育性」,如果進駐的廠商把它變成一個觀光客進來的地方,應該利用這點去進行知性的教育,例如故事館的活動和古建築的導覽並行,培訓志工去講老房子的故事,這樣子就有教育的意義。

永遠可以再考慮:現在所能夠做到的最佳化狀況是什麼?
  當我們逐步趨近歷史建築的氛圍,有時我們會發現周遭景觀還是很雜亂的,在視覺上形成不協調的觀感,劉銓芝嚴肅地表示:台灣的古建築常有「文化孤島」的現象,在垃圾堆裡面有一個精美的歷史建築,還沒能形成一個面,當然老街可能可以形成一個面,但是離開老街到另一條街,又是一堆垃圾、又是可怕的都市景觀。台灣的民眾永遠需要「示範點」,要期望一般的民眾去產生想像是很難的,永遠只能擴大示範的層面。以虎尾為例,布袋戲主題館、郡守官邸、合同廳舍,那幾個點如果把它串接在一起,如果有機會再把糖鐵做可能性的整頓的話,那麼示範的點就會更擴大。雖然虎尾這三個歷史建築的外在環境仍存在一些限制,交通的問題短時間還解決不了,本身腹地也有限,不過在有限的環境下就做有限的事情,永遠可以因地制宜,永遠可以採「小步驟」 策略,一步一步,永遠可以考慮現在能夠做到的最佳化狀況是什麼。

「進步」這件事情必需重新看待
  很多文化資產的憲章都提到最要的工作是「大眾教育」,這是最漫長的工作,大眾教育指的是讓大家意識到歷史文化和我們的生存其實是很緊密的,在我們的生活空間中保有一些歷史證據,跟我們的進步生活是不會牴觸的,這樣的大眾教育其實是最重要的。

  很多人會質疑花費了這麼多力氣去保有古蹟、歷史建築,那社會怎麼進步?好像進步的社會應該是蓋更多的高樓大廈,蓋更多新的房子,對於「進步」這件事,劉銓芝提出一個思考觀點:我擁有我的草皮,我可以在我的草皮上日光浴、喝著我的果汁,空氣沒有污染,綠草如茵,人的居住密度沒有這麼高,我認為那才是進步的社會,不是每個人都要住在101大樓裡面。我們要重新看待「進步」這件事,「進步」不是把崙背鄉都變成10層樓高樓大廈的都市計畫區,那不叫做進步,「進步」是我們的環境品質真的提升了,環境品質的提升裡一定有一環是文化品質與歷史風貌,我們既可以左手做現代的東西,右手還可以保有跟我們息息相關的文化歷史根源。

 劉銓芝

劉銓芝
水瓶座
1961年出生於台北縣三重市
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系碩士班
德國達姆城科技大學(TU Darmstadt)建築系博士班肄業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空間設計系講師
2005.12~2007.07出任雲林縣文化局局長
2005年擔任文建會國定古蹟歷史建築聚落審議委員迄今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