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什麼會讓我感動?
*
* 世界古蹟日
*
* 虎尾郡役所
*
* 虎尾合同廳舍修復後的營運
*
* 故事裡的故事
*
* 當「行啟記念館」整修之後
*
* 舊警察局宿舍
*
* 談雲林縣的文化資產保存
*
* 西螺延平老街的文化資產
*
* 永遠的地標
*
* 西螺-東市場的春天
*
* 北港朝天宮的無形文化資產
*
* 一齣永不結束的戲
*
* 專訪前雲林縣文化局長劉銓芝
*
* 做個驕傲的「ㄠˋ」客
*
* 客家廳堂彩繪
*
* 酸菜的故鄉─大埤
*
* 力拔山河的田庄囝仔—新庄國小拔河隊
*
* 用心靈感受身體的律動—石榴國中木球隊
*
* 態度決定一切—虎尾立仁國小籃球隊
*
* 挑戰極限超越自我—西螺國中羽球隊
*
* 單車慢遊
*
* 設施園藝的一片天
*
* 和榮意是肉品的專家
*
* 醇香代代傳
*
* 素中美饌
*
 
 
 
*
::: 回首頁
* 一齣永不結束的戲
 

CoverStory 古城記憶之(4) 北港歷史古蹟群

一齣永不結束的戲

專訪黃水水先生談民間自發性的文化資產保存

採訪 / 本刊編輯組

            振興戲院的靈魂人物-黃水水

  北港振興戲院興建於1954年,它曾經是北港風靡一時的娛樂中心,不清場的好戲一部接一部放映,一親戲院芳澤就會令許多人不禁回想起當年坐在長板凳上看戲的盛況。黃水水,戲稱自己是振興戲院院長,他同時身兼「舊河道文化會館」負責人和「笨港合和民俗發展協會」理事。說起北港振興戲院的風光起造、難逃低迷、棄置荒廢,到現在令人嘖嘖稱奇的文化空間營造,黃水水立刻顯露炯炯有神的目光,也不知道是什麼魔力,舊戲院就像是一齣沒有演完的戲,令他心往神迷,最終一頭熱的栽進北港文化資產的保存與文化空間再造的工作。

 

兒時的記憶.永不結束的戲
  不敵時間的考驗終於在1970年結束營業,振興戲院在繁華褪去之後,靜靜地在中山路上陳寂了三十餘年,經營大餅事業有成的郭獻玉先生順勢買下振興戲院。郭獻玉想要將戲院打造成藝文展演空間與糕餅店面混合的經營方式,於是集結了北港一群好朋友、文史工作者及當地居民,來討論整建振興計畫,最後終於催生了「振興戲院藝文館」。
  木結構的建築物保存不易,至今還完好的已頗為稀有,黃水水回憶說:整修過程中戲院內部特別留意舊有木結構,盡可能以原貌保留戲院當年的挑高設計,近百坪的空間經過整修及建築結構體的強化後,原汁原味的保留了戲院裡的老式放映機、二樓觀賞台以及放映孔等令人回味無窮的每個小角落。
  從黃水水這群人身上隱約可以嗅到北港人身上有一種傲骨的特質,不服輸也不跟著時代隨波逐流。打從一磚一瓦地開始振興戲院的重建工作,這群有心人一見面就是在談論如何能夠踏實的為兒時的記憶、為地方的文化資產做點事情。如今,振興戲院總是吸引旅人的目光,在偌大的文化空間裡,沉浸在舊時光,或睹物思情,或喝杯茶、吃塊北港大餅,享受偷得浮生的半日閒情。可千萬別小看這老舊的戲院,藏在戲台身後的,正是連結著孩提與現在,串起記憶裡失落的時光,對他們來說這個空間就像是一齣永遠沒有完結篇的戲,每天上繼續演著不同的故事。

自發性的力量才能恆久
  當侯孝賢電影1990年「悲情城市」,讓九份從一個沒落的掏金山迅速竄紅為熱門景點,18年後的侯孝賢卻沉痛的反思電影雖然為九份帶來了人潮與錢潮,商業行徑豪取強奪九份的純樸生活,糟蹋了此處特有的文化資產。說著,黃水水一點也不擔心北港面臨同樣的窘境,他認為在地人士帶領的文化產業與文化空間的重建運動,與外來商業團體是不同的。在地的文化工作者了解地方,他們能從居民的角度理解文化資產的意義與價值,透過集體記憶共同去珍惜文化資產,讓維繫生活的商機與文化空間合諧共存,彼此受惠。我們可以察覺得到的是,老戲院不僅和糕餅這個口味古老的行業很對味,它招來了觀光客,賺了錢富足了生活,也使文化空間裡的懷舊氛圍成為一種可體驗的「願付價值」,郭獻玉與黃水水的一搭一唱,譜出了經營文化空間的硬道理。

兒時的記憶

在邊陲裡找自己文化的核心
  笨港在清乾隆年間才開始改稱北港,早期為原住民洪雅族貓兒干的居地,《台灣通史》所載笨港是顏思齊登陸的地點(一說為魍港,即今布袋好美里一帶),顏思齊曾是活躍在十七世紀的知名海盜,他在歷史上的定位雖有爭議,但明朝天啟年間率三千閩漳漢人來台屯墾,登陸設寨防範原住民攻擊,成為開拓北港地方繁榮的奠基石這也是歷史的一部分。
  至今顯少人瞭解的是北港的古稱「笨港」,其實原來是包含著北港鎮及嘉義縣的新港鄉兩個地方。清朝乾隆、道光年間,北港溪曾發生過大水災,北港溪改道致使街廓被溪流切穿而一分為二,天災引發山河變貌,居民賴以維生的土地遂引發糾紛,進而造成族群的衝突。漳、泉移民失和以及吳蔡二族氏械鬥愈演愈烈,分裂後泉州人聚居北笨港(後改稱北港),漳州人避居南笨港(後來成為新港)。因此黃水水對北港的文化想像,是將四百年前開拓台灣的起點-笨港定為地圖的中心,也就是連結嘉義的新港,不分彼此,循著屯墾的足跡向外輻射開來,透過歷史串聯至全台灣。如此將可以為過往的北港文化作更好的詮釋。
  黃水水如吟唱詩人般地呢喃著:「咱站在同一塊土地上,了解自己鄉鎮的人文,更應該串聯起台灣的文化,完整結合本土文化發展,延續台灣這塊土地珍貴的文化。」愛自己的鄉土也愛自己的文化,文化的自我永存不就是這樣發生的嗎。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