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什麼會讓我感動?
*
* 世界古蹟日
*
* 虎尾郡役所
*
* 虎尾合同廳舍修復後的營運
*
* 故事裡的故事
*
* 當「行啟記念館」整修之後
*
* 舊警察局宿舍
*
* 談雲林縣的文化資產保存
*
* 西螺延平老街的文化資產
*
* 永遠的地標
*
* 西螺-東市場的春天
*
* 北港朝天宮的無形文化資產
*
* 一齣永不結束的戲
*
* 專訪前雲林縣文化局長劉銓芝
*
* 做個驕傲的「ㄠˋ」客
*
* 客家廳堂彩繪
*
* 酸菜的故鄉─大埤
*
* 力拔山河的田庄囝仔—新庄國小拔河隊
*
* 用心靈感受身體的律動—石榴國中木球隊
*
* 態度決定一切—虎尾立仁國小籃球隊
*
* 挑戰極限超越自我—西螺國中羽球隊
*
* 單車慢遊
*
* 設施園藝的一片天
*
* 和榮意是肉品的專家
*
* 醇香代代傳
*
* 素中美饌
*
 
 
 
*
::: 回首頁
* 當「行啟記念館」整修之後
 

[CoverStory]古城記憶之(2) 斗六歷史古蹟群

當「行啟記念館」整修之後

訪前文化局長劉銓芝
從文化施政角度談歷史建築修復後的營運理念

採訪.攝影 / 本刊編輯組

總工程費619萬7,444元 2006年7月竣工

                   行啟記念館

建築元素簡單卻形制精美  

  歷史建築在整修之後,往往因為營運現實和規劃想像之間的落差,落得「蚊子館」的惡名。行啟記念館的歷史價值無庸置疑,當建築體在2006年整修完成,它的下一步該怎麼走?這個公共議題值得大家來關心。

建築形制簡約富美感
  「行啟記念館」創建時建築平面呈現一字型,建築地坪面積131.08坪,由中央洋館及兩翼挑高日本間等空間組成,是個典型交誼廳性質的空間格局;建築造型相當樸實,僅以白、紅色油漆搭配洗石子牆面,加上荷蘭式砌磚,採直立大面積的窗戶,通風與採光極佳。磚砌的窗台有防雨水侵入的設計,建築元素簡單卻形制精美。中央主樓為鬼瓦屋頂形式,外牆有「日」字意象裝飾的磚貼。 行啟記念館

歷史記憶鋪陳出獨特的文化價值
  「行啟記念館」是1926年(大正15年)建造。大正8年的田健治郎來台就任首位文人總督,並促成日後日本皇太子在1923年(大正12年)4月16日至27日期間來台灣視察,此皇太子視察行程稱為「東宮行啟」,裕仁皇太子回到日本後登基成為昭和天皇。台灣總督府為誌念太子的「東宮行啟」遂於同年5月18日成立「皇太子殿下台灣行啟記念事業調查委員會」,各地方發起籌設行啟記念碑、記念館等記念活動,斗六的「行啟記念館」就是這樣的歷史氛圍下由地方仕紳與官方共同集資興建的。日治時期,由於雲林缺乏大型公共聚會場所,因而「行啟記念館」也同時做為斗六大型社交集會場所之用。建築物所在位置正好隔著雲林溪和當時斗六最充滿傳奇故事的「涵碧樓」遙遙相望。
  戰後,「行啟記念館」曾作為美援地下水公司、雲林縣政府工商課、工業策進會、監理所等機關辦公室。公務機關陸續遷出後,1980年代甚至還充當公教福利中心賣場之用。直到1999年九二一地震發生,建築體有安全疑慮而停止使用。2002年7月27日「行啟記念館」以其歷史與藝術的價值正式登錄為歷史建築,雲林縣政府依據文建會「九二一地震災區歷史建築補助獎勵辦法」獲得專款經費補助,開始動工進行修復。

如何經營是個公共議題
  當初在整修過程並沒有討論到日後經營這部份,但這確實是個重要的公共議題。而未能有具體結果,當中有一個原因是行啟記念館的所有權是在斗六市公所,縣政府在硬體整修完成後想在營運方面有所做為,曾經有動漫館、古早童玩館等構想陸續被提出來,乃至演變到後來往兒童音樂城堡的方向在做規劃。但任何營計畫都必需要市公所的同意才能執行。延宕中,一個是有管理權責的縣政府,一個是歷史建築的所有權人,除了兩者之間要多溝通對話也實在沒有其他方法了。 行啟記念館外觀

整修真正的意義不是變成觀光景點
  許多人認為花了這麼多錢去整修一棟老房子是不是值得?要不要規劃成具有商業機能的館舍?劉銓芝以高雄打狗英國領事館的案例,認為商業當然是可以嘗試的,但打狗英國領事館案例應該被討論的是那麼好的據點,那麼好的空間不能只是要花錢才去得了,市民應該要有景觀權!
  劉銓芝說:我想談一個反面的觀點,我們在進行文化資產保存的時候,要小心地剔除過度觀光和過度商業化的思維。所有保存這些東西不是為了要製造一個觀光據點或者製造一個懷古的商業的氛圍,我們要把持住最原始最初衷的目標,所以我常常認為觀光和商業是文化遺產的附加價值,它不是核心價值。核心價值仍是我們要保有我們文明發展的證據,這是文化教育的一環,歷史教育的一環,可是我們可以小心謹慎的把觀光和文化鑲嵌進去。

只怕做得不夠多
  劉銓芝認為文化施政是官方的責任,而且不論地方或中央政府都應承擔這樣的責任。但每個地方政府的經費永遠都嫌不夠,我認為那是資源分配的問題,從中央到各個地方文化預算在整個總預算的結構裡都只佔百分之零點幾,文化總是被認為辦辦展覽。文化活動其實可以利用這些手段,達到背後重要的的文化養成;應該運用這些文化的活動和文化的手段,讓大家意識到文化和我們的生活,以及我們的生命是有緊密關聯的。
  文化預算的比例不只太少,劉銓芝認為:歷史建築再利用也只是文化事務裡的一小部分,台灣的歷史建築總數量過去二三十年慢慢登錄下來也才大概1400處而已,德國保守估計大概60-80萬處,單單我住過的那個城市達姆城(Darmstadt),那是我德國朋友眼中的醜陋的工業城市,都超過2000處的古蹟被保存,那個城市13萬人口,而斗六卻已經是有11萬人口的城市。
  如是之故,過去我們在文明進化的過程裡,顯然毀棄掉太多自認為沒有價值的文化遺產,這些檢討應當驅策政府加速古蹟和歷史建築的保存工作。

                    行啟記念館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