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編輯手札
*
* 逗馬95宣言
*
* 《無聲的歲月》施合峰
*
* 《阿雄的爸爸在哪裡》柯能源
*
* 《帶水雲》黃信堯
*
* 《戒指》黃琇怡
*
* 《溪水濁》陳文彬
*
* 用彩筆畫出自己的人生
*
* 我想拍一些東西看看我自己成長的地方是什麼樣的文化內容及氣息
*
* 用文化和台灣咖啡再續前緣
*
* 父親的身影是不朽的傳奇
*
* 螺陽媽祖慈悲迎太平
*
* 漂鳥的故事-反敗為勝
*
* 單車慢遊
*
* 古蹟彩繪明信片紙上SHOW
*
* 米食風華,盡在西螺
*
* 水林甘藷.外銷歐盟
*
 
 
 
*
::: 回首頁
* 父親的身影是不朽的傳奇
 

工藝家身影

父親的身影
是不朽的傳奇

專訪炎卿戲偶雕刻社戲偶雕刻師徐俊文
圖.文/胡文淵

  創業於1974年的炎卿戲偶雕刻社,現在已由兒子徐俊文頂下父親徐炎卿在戲偶雕刻界的光環,徐俊文談到未來希望自己能夠達到什麼目標,心中最熱切盼望的仍然是立志能像父親一樣得到肯定。

 徐俊文

 

 

徐俊文
1975年生,雲林人,巨蟹座,畢業於吳鳳工專

2003年      徐炎卿受雲林縣政府函聘為2003年國際偶戲節推動小組委員
2004年      徐俊文受邀至高雄歷史博物館參與掌中乾坤高雄布袋戲春秋展出
2004年      獲雲林縣文化局珍藏為木偶創作藝術品
2007年      加拿大溫哥華台加文化協會及多倫多蓬萊文教基金會邀請徐俊文參加2007Taiwan Cultural Festival,獲得旅外僑胞及加拿大各界肯定,成功為台灣傳統藝術文化在海外發聲。

 

技術相同身價卻大不同 
  二十幾歲才開始學習戲偶雕刻的徐俊文,一開始並沒有打定主意要進入這行。回憶國小四年級時,在父親要求下徐俊文開始接觸戲偶彩繪,雖然父親希望他能接手自己的工作,但似乎也深知徐俊文根本沒有把心思放在這方面。徐俊文說當時很流行任天堂,而他一直很想要有一台任天堂,於是父親就用打工的方式,讓他做戲偶彩繪的工作賺自己的零用錢,父親告訴他:等你錢存夠了就能去買任天堂,殊不知買了任天堂主機,又需要買很多遊戲的卡帶,於是徐俊文只得繼續不斷的畫,沒想到這麼畫著最後就認真的幹起這行來了。 
  二十三歲之前,徐俊文的父親總是會陪在他身邊傳授刻偶的絕技,那時父親在戲偶雕刻界已經相當有名。有一次有客人指定了一個角色,要求要由父親的手藝製作。父親就跟他說:我們父子倆各做一個,到時候看看客人會選哪一尊,結果客人無從分辨地選了徐俊文的作品,那時徐俊文心裡面已經很清楚知道自己的刻偶功力,已經到了幾乎和父親不分軒輊的地步了。只不過,客人為了要得到父親親手做的戲偶,還特別多付了一萬塊錢,如果換做客人買了我的作品這一萬塊錢肯定是賺不到的,徐俊文打趣地這麼說。 徐俊文

戲偶雕刻講究氣韻生動
  刻偶的製作過程從劈形、細胚、貼紙、上土、粉底、繪臉到梳頭,每個環節都很重要,可以說從雕刻到彩繪無一不是學問,任何一個步驟都不能馬虎。精確一點講:在劈形的時候就必須想好最後的形狀,下刀塑形時需隨時留意兩邊的對稱和平衡。眼珠子要能密合於臉部挖空的洞上,順著眼球雕琢的弧度則是重要的技巧。而角色設定上從傳統既有角色到自己創作的角色都有,就連線上遊戲三國無雙這種年輕人喜愛的角色也進入了徐俊文的作品之中。
  現今,全台灣僅存的戲偶雕刻工廠不超過五間,彰化、潮州都還有刻偶師父,古坑刻偶師沈春福則是徐俊文的表叔,都還在做戲偶雕刻的工作。徐俊文感嘆時機不像以往那麼好,傳統產業一直在萎縮,三十年前正當人們在瘋大家樂的時候,問神求明牌風氣興盛,酬神演出也相對頻繁,現在的產量連當時的一半都不到!徐俊文也曾經嘗試過創新,他說眼睛、嘴巴會動是比較基本的,耳朵、鼻子會動是比較創新的。

台灣布袋戲偶發展出獨特風格
  就布袋偶的外形來看,一般台灣製的布袋戲偶在尺寸上比大陸戲偶大了許多。徐俊文說:早年布袋戲剛傳入台灣時,台灣與大陸的布袋戲偶是一樣的,戰後台灣的布袋戲表演團體不斷求新求變,並且隨著外台戲的表演需求,戶外演出的戲台不斷加大,戲偶與觀眾距離遠,為了達到表演效果,所以布袋戲團會要求戲偶雕刻業者製做較大尺寸的戲偶,之後延伸出的金光戲更朝朝絢麗的外形發展,眼部表情等可以做出動作的機構也越來越多。於是和大陸原本專演古冊戲(如三國誌、封神榜等)的傳統戲偶在外形上漸行漸遠。而且由於布袋戲在電視頻道的演出受到風靡,台灣還有許多自己創新的角色,如史艷文、藏鏡人等那些令人神魂顛倒的布袋戲偶都是台灣自己獨創的。刻製大小戲偶的差別主要在運用不同的雕刻工具,作法上也不盡相同。除此之外,大陸的粉底彩繪一般用的都是油性顏料,台灣則使用膠質製造的水性顏料,看起來漆層會比較厚且耐用度更好,這些都是辨別台灣和大陸戲偶的方法。
         裝滿技藝的雕刻工具箱,曾伴隨徐俊文遠征加拿大,贏得僑界及外國友人的讚嘆。
  一般野台戲戲偶所用的木材大多使用較輕的白楊木或梧桐木,其中又以梧桐木重量最輕,但因為材質比較脆弱所以製作上相對也比較困難,因此一般使用這種木材製作的戲偶眼睛都會採取固定式的造型。至於質地堅硬的樟木和檜木,就非常適合用來製做成眼睛可以活動的戲偶。徐俊文很驕傲地說,在台灣有60%的布袋戲演出團體都曾用過我們的戲偶,譬如縣內的幾個傑出團隊都是。事實上製作一個布袋戲偶是相當費時的,光是眼睛不會動的戲偶就需花上三、四個星期的時間,眼睛會動的布袋戲偶,製作的時程則需長達四、五個星期的時間才能完成。目前炎卿布袋戲偶雕刻公司裡聘有三個師傅,即便現在有機器能夠輔助雕刻初胚的雛形,但由於做工繁複、耗時冗長,一個月大概也只能生產出60到70尊布袋戲偶。

雕刻師徐俊文市場興衰變化無常
  徐俊文說:常有人問我小生比較好刻還是壞人好刻,我在雕刻時最注重的就是戲偶的神韻,那確實需要天賦,我觀察過那些刻小生比較不拿手的師傅,刻反派角色卻可以刻得很好。我刻一個小生的輪廓對我來說很簡單,但我認為要把神韻刻出來是與生俱來的,你可能會覺得那不過就是一般很普通的臉型,但要刻得出他獨有的韻味就有難度了,反之反派角色表情就得很兇,反而不會去擔心這些角色美不美或醜不醜,因為他們本來就不好看,只是臉部線條比較複雜而已,因此,我覺得每個戲偶在表情上的拿捏上都是不一樣的。
  至於坊間有不少塑膠製的布袋戲偶,會不會搶了木製戲偶的生意?徐俊文一派輕鬆的說:「塑膠戲偶通常在夜市或商店販賣,只能當作玩具買回家把玩,對專業劇團用的木製戲偶而言沒有被取代的問題。木材雕刻的布袋戲偶每個角色都要按照劇團的需求用手工去雕刻,角色繁多表情戲服也都不一樣,而塑膠大多只侷限於幾個熱賣的角色,沒辦法像我們一樣用客製化的方式生產,當然也就不會擔心被塑膠戲偶所取代。」

父親的身影是不朽的傳奇
  父親徐炎卿從1974年成立炎卿木偶雕刻社起,將畢生心力投注在戲偶的創作,1982年發明螢光配色漆,1982年發明纖維合成木偶頭代替以手工雕刻之偶頭,1983年榮獲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之文藝季獎,1985年徐炎卿頒獲台親文化公司製偶獎,1991年徐炎卿榮獲雲林瑰寶獎,1999年炎卿木偶雕刻社受邀國際偶戲節指定木偶展示,2000年徐炎卿受總統肯定為雕刻國寶,同年獲國立台灣工藝研究所戲偶精選,2000年11月29日至2001年1月31日徐炎卿先生受邀總統府所舉辦的掌細胚階段的布袋戲偶中戲劇偶展。一直到2001年徐炎卿開始將衣缽傳承給徐俊文,徐炎卿在戲偶雕刻這行發光發熱了三十年。
  徐俊文說:印象中父親一直交代,如果你真的學會了雕刻戲偶的功夫,就不需要再繼續做了,意思是要我學會刻偶技術,他認為至少我還有刻偶的一技之長,這是我印象最深的。但後來覺得好像被他騙了,因為當我學會了就得一直往下做下去,也就不得不做了。徐俊文談到未來希望自己能夠達到什麼目標,心中最熱切盼望的仍然是立志能像父親一樣得到肯定。 (本文作者為環球技術學院「文化創新設計」課程講師)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