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編輯手札
*
* 逗馬95宣言
*
* 《無聲的歲月》施合峰
*
* 《阿雄的爸爸在哪裡》柯能源
*
* 《帶水雲》黃信堯
*
* 《戒指》黃琇怡
*
* 《溪水濁》陳文彬
*
* 用彩筆畫出自己的人生
*
* 我想拍一些東西看看我自己成長的地方是什麼樣的文化內容及氣息
*
* 用文化和台灣咖啡再續前緣
*
* 父親的身影是不朽的傳奇
*
* 螺陽媽祖慈悲迎太平
*
* 漂鳥的故事-反敗為勝
*
* 單車慢遊
*
* 古蹟彩繪明信片紙上SHOW
*
* 米食風華,盡在西螺
*
* 水林甘藷.外銷歐盟
*
 
 
 
*
::: 回首頁
* 用彩筆畫出自己的人生
 

用彩筆畫出
自己的人生
專訪早期電影看板畫師 鄭井先生
採訪.攝影/本刊編輯

  五○年代的台灣,電影的聲光影像劃破單純年代的寂靜,在物質條件缺乏的社會,電影可說是當時最時髦、流行的娛樂,一股威力強大的電影熱打開民心對世界的初體認,而後日片、洋片陸續被引入,戲院的檔期搭著觀眾的期待快速輪換,鮮明的電影看板鼓動著人們的視覺慾望,看板畫師筆下的明星真實欲出,在電影輝煌時期也延伸了看板產業的需求,每間戲院往往同時要請好幾個畫師才能應付排等著上映的電影。
  今年76歲的老牌電影看板畫師鄭井,嘉義民雄人。自幼對書畫就很有興趣,在嘉義完成學業後,拜楊萬枝為師,軍旅之間受教於梁鼎銘,後又跟隨林玉山老師深造各種繪畫技法。年輕時的鄭井曾在嘉義慶昇戲院從學徒做起,後來認為雲林市中心有發展而輾轉來到虎尾鎮,落腳後就在此生根,他畫遍雲林地區13家戲院,不僅經歷過手繪看板的黃金時代,也看盡這個產業的興衰起落,其個人跨越各個時期的作品,更成了台灣電影發展過程中珍貴的見證。

舊時光裡的娛樂舊時光裡的娛樂
  鄭井回顧早年戲院人潮的有趣畫面,他說,來看電影的人有的是一起坐著「鐵牛」來,鐵牛是一種農用耕耘機改裝的搬運車,前面兩小輪、後面兩大輪,一台鐵牛的載貨後斗可以擠上27個人,有的半坐、半抱,有的人再緊拉著人,大夥結伴從鄉下到虎尾來看電影。
  不論是日片、洋片都能吸引很多觀眾,當時洋片沒有中文字幕,為了讓觀眾了解劇情,需要有「辯士」在旁邊以麥克風解說內容,這是當時電影「雙聲」的呈現方式。黃金檔期的電影更是場場滿座,當時戲院裡也沒有冷氣,鄭井笑著說:「人多的時候,戲院的走廊及螢幕前都放置了大型的冰塊來降溫!」

手繪電影看板的興起
  日據時代時放映的電影沒有聲音,是用旁白並將字幕用幻燈片說明;光復之後電影從沒聲音轉為有聲音,但還沒有彩色;有聲電影發展後,又發展了彩色電影,彩色電影當時分為伊士曼彩色(Eastman Color) 、Qualcomm Color等等,鄭井細數著台灣電影發展的歷史片段,整個演進的過程宛如他腦海裡歷歷如昨的記憶。
  早期戲院的電影大概是以十天至半個月為一個檔期輪流放映,一開始比較不注重電影看板,是敲著鑼用大聲公沿路叫喊,後來在戲院固定放映後,電影看板逐漸成為必需的宣傳。鄭井說,看板產業崛起之時,當時能畫大型看板的油畫師很少,他跟著老師以半學生、半學徒的方式學習,一個機緣就這樣踏入畫電影看板的領域,「不只是畫畫,什麼事情都要做,材料的大小、尺寸都要懂,木工、電器、薄鐵片剪黏的工夫都要學習,當時沒有具備這些技能是無法當看板的畫師的。」鄭井至今都覺得,畫看板這項工作是很難得的機會,不是每個人都能學會這樣的技術。

 「荒野大鏢客」(A Fistful Of Dollars)
年輕時的鄭井正在繪製的是1964年發行的義大利經典西部片「荒野大鏢客」(A Fistful Of Dollars),承襲了像是電影「日正當中」的美式風格,
在西部片走下坡的市場上,運用了英雄救美的橋段意外的橫掃全美票房。
當時在台灣電影界也引起一陣西部旋風。
鄭井提供

隨著時空遞移,鄭井後來在繪畫界擁有的知名度遠高過在電影看板繪製的那段人生中的黃金歲月。電影看板的製作與宣傳
  鄭井在電影看板產業興隆的時候,帶著二十多位學徒,跑遍雲林地區大小戲院。「當時畫一家電影院的收入相等於糖廠課長的薪水」他語帶風光地說。
  電影看板的宣傳效果是直接的,一幅令人驚艷的電影看板,往往吸奪著觀者的目光,造就戲院人山人海的盛況場面,而背後默默的行銷推手就是這些畫師。鄭井說,看板畫師需依照電影排定的檔期去繪製,看板分為6呎x9呎、6呎x7呎、6呎x8呎,製作時首先必需繪製草稿,在草稿上先擬好倍數,再請學徒按照比例放大繪製,完成一幅看板的工作天從兩天至五天不等。
  至於畫電影看板最困難的是什麼?鄭井笑答:「不能畫人不像人!」畫出的明星就是要讓大家一看就知,影迷對明星、偶像的神情都是很在意的,所以畫師的筆下也同時敏銳地牽動著追星的潮流。
  鄭井回憶以前的電影廣告方式,除了戲院固定的看板之外,亦需要出去沿路喊叫宣傳,對於這位「全方位」的畫師,除了畫看板,也坐三輪車拿麥克風出去做宣傳,寫廣告、寫看板,樣樣都來。他說,在交通不便利的年代,為了運送電影看板,學徒都要先學會騎「賽多卡」,賽多卡是一種自製、多功能載運看板的車子,非常不容易駕駛,載運看板時重心會偏一邊,騎乘時要知道這種車子的習性,否則很容易出車禍,初學者難免意外狀況頻生,而看板學徒除了學習畫筆功夫,絕對不能不會這項基本功。

產業的物換星移
鄭井為嘉義國際戲院繪製的國片「黑白蛇傳」看板,是台灣當時首度出現的神怪特效電影。  1962年,電視出現後逐漸改變了台灣的娛樂方式,而後的數十年,電視多元化的資訊成為民眾休閒的主流,電影產業大受影響,連同相關產業電影看板畫師也跟著沒落,而印刷業的發達更改變了過去手繪看板的模式,電腦輸出取代傳統手繪,這些都是一個時代的趨勢,誰也無法抵擋。
  有些看板畫師改行做商業招牌,有國畫基礎的改行去做廟宇彩繪師傅,有些從此無聲落寞。鄭井在40多歲時,面對產業的變化,重新調整自己的人生方向。
  「以前學生很多,幾乎都改行了!」鄭井感嘆時光的不再,他說:「市場沒有了,現在都用電腦輸入噴畫,噴畫的速度快,但沒有那麼漂亮!」

鄭井說畫人物是最難的,尤其是大家都熟知的演員。圖為鄭井為國民戲院繪製的日本東寶製片「霧笛」看板,主演的是家喻戶曉的三船敏郎。轉型,快樂做自己
  要轉型並不是容易的事。鄭井以自己一身繪畫專才的真功夫,再開拓了下半場豐富的人生路,他自信地說:「以前從事畫師工作,像我這樣轉型的,台灣沒有幾個。」鄭井投入民俗藝術工作、電動花燈、藝閣製作、廣告畫,並累積相當多的書畫創作、詩詞,各種山水、花鳥或人物,在他的畫筆下都是生動顯現。
  他的畫風與別人大不相同,每一幅畫裡都賦予特別含意。在他的畫室裡有一幅作品「101個佛像」,許多人會奇怪為何不是畫108個佛像?鄭井像解開謎底般地說:「欠7,因為7是一個幸運數字,所以我故意不畫滿,留給看的人一個機會,或許你就是幸運的那位!」在鄭井的生活裡多的是生活的創意和智慧。鄭井繪製的超視綜藝體電影「大海賊」看板,當時一張電影票價只要三塊半新台幣。
  年代的交替是必然的,歲月換上華髮,卻未減短熱情,轉型,仍能快樂做自己,「端看你的出發點及想像力」鄭井說。「目前這個工作雖然不賺錢,但是很快樂!」不管雕塑、做廟場、書法、油畫、國畫、壓克力畫,鄭井都樂在其中。鄭井說,有的人認為畫畫是沒有前途的,最窮的就是藝術家,但如果換個角度想,藝術家也很富有,這條路很辛苦,但是很有成就性的。鄭井更認為,一個人的成功不是用嘴巴講的,要抓住機會,他常常對別人說,有機會你抓不住,就沒有重來的機會了。好比「火車過了,才吹哨子」那就來不及了。
  昔日畫過數千的電影看板無法保留,但鄭井手上滿握的老照片足以讓人驚佩並感動這光陰的故事。他,是雲林的寶。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