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編輯手札
*
* 逗馬95宣言
*
* 《無聲的歲月》施合峰
*
* 《阿雄的爸爸在哪裡》柯能源
*
* 《帶水雲》黃信堯
*
* 《戒指》黃琇怡
*
* 《溪水濁》陳文彬
*
* 用彩筆畫出自己的人生
*
* 我想拍一些東西看看我自己成長的地方是什麼樣的文化內容及氣息
*
* 用文化和台灣咖啡再續前緣
*
* 父親的身影是不朽的傳奇
*
* 螺陽媽祖慈悲迎太平
*
* 漂鳥的故事-反敗為勝
*
* 單車慢遊
*
* 古蹟彩繪明信片紙上SHOW
*
* 米食風華,盡在西螺
*
* 水林甘藷.外銷歐盟
*
 
 
 
*
::: 回首頁
* 《戒指》黃琇怡
 

[CoverStory] 紀錄觀點之四

戒指
GRANDMA’S RING
專訪雲林故事紀錄片《戒指》導演黃琇怡
文/胡文玉

  「我相信很多人都會有一個成見在,或是聽到媒體把這個地方塑造成什麼樣子,但那是需要時間好好的讓自己再去想這個地方原來的樣子應該是怎麼樣?而不是外界所塑造的那個印象。」導演黃琇怡說。
  黃琇怡是此次雲林故事紀錄片「根,在這裡」唯一的女性導演,雲林縣北港人,她以女性的細膩思維將人、土地與信仰產生微妙的情感連結,《戒指》以一個離鄉人的心情去看阿嬤堅定的媽祖信仰,牽動觀眾的內心去了解這塊土地是需要被關心的。

    紀錄片《戒指》 

黃琇怡紀錄片《戒指》說媽祖信仰的故事
  雲林故事紀錄片「根,在這裡」其中以媽祖信仰為面向的紀錄片《戒指》(Grandma’s Ring)是由黃琇怡執導,紀錄片拍攝時間從2004年到2009年,主要拍攝地點在雲林縣北港鎮。黃琇怡以自己的家人為拍攝對象,《戒指》的故事主角「阿嬤」是媽祖的虔誠信徒,本片從一個「出外遊子」的角度,來觀看在地人對北港媽祖信仰的心靈依靠,而影片中那位離鄉人便是導演自己。
  在拍攝《戒指》時,黃琇怡很多時候都在談離鄉,很多片段都跟鄉愁有關係。對於一個鄉下外出讀書、工作的小孩,黃琇怡覺得阿嬤一直是她和雲林這個地方最重要的連結,她以鏡頭回看自己生長的土地以及環境,影片中交錯述說阿嬤的過去、家族的記憶。從日常生活的瑣碎中,拼湊出一個家族的信仰,同時呼應出北港在地人真誠的信仰源頭。

以「離鄉人」的角度,來看待北港的媽祖信仰
  剛開始構思這個題材,黃琇怡覺得信仰是個很虛的東西,不容易在影片呈現,但又不想要拍一部媽祖信仰的宣導片,所以她從自己生長的家庭去思索自己與媽祖的關聯。當成長的記憶拉展開來,黃琇怡發現似乎就變成在回想自己與阿嬤之間的距離,北港媽祖生日的樣子、媽祖廟周圍的感覺、信仰的氣氛原來都近在自己身邊,媽祖給她的依靠就像是阿嬤給她的依靠。
雲林故事紀錄片《戒指》  「從小到大幫忙阿嬤準備祭祀物品,這些不斷重複的動作,轉眼之間變成對這裡的記憶之一」黃琇怡談及與阿嬤的互動並道出阿嬤將她給媽祖當乾女兒的事。十六歲時,黃琇怡離開了北港,帶著阿嬤送給她的一枚戒指與在媽祖廟祈求的平安符,看著北港溪消失在眼裡,從此後的歲月,北港媽祖對她來說「是記憶中的熟悉,卻更是理解中的陌生」,這種熟悉與陌生或許也是眾多雲林子弟回望故鄉時的心境。

鄉愁的滋味:廚房的味道
  因為工作忙碌很久沒有辦法回家,黃琇怡說自己有時候會很想念媽媽炒的空心菜,雖然不會下廚,但曾經因為太懷念那個味道,所以衝到市場買一把空心菜回來學著炒。
  在《戒指》整個影片的串聯中,觀眾不難發現「廚房」是一個重要的場景,是阿嬤反覆出現與對話的地方,每個年節時序到來,家鄉的味道就會召喚著遊子返家,阿嬤在廚房準備著祭祀所需要的菜餚,在灶腳包粽子、蒸年糕、煎魚的食物氣味盈溢,遊子離家時帶著阿嬤打包好的食物與叮嚀,味道成了人生裡反覆迴旋的記憶,這些情節對許多人來說是既熟悉又相似。

雲林故事紀錄片《戒指》不是那麼優雅,但有很強的生命力
  從2007年的作品《清晨七點》到現在這部紀錄片《戒指》,黃琇怡的題材都圍繞在家人的主體上,她承認每一次拍攝都是在對自己內心的脆弱做挑戰,拍攝過程中她會用寫日記的方式來沉澱自己的心情,有時候還必須跳開自己是阿嬤的孫女這個位置,才能看的清楚什麼時候該把攝影機拿起來拍,赤裸裸地呈現家裡的事,有時拍了又怕會傷害到家人,每一個段落的選擇都是經過痛苦的過程。
  黃琇怡說:「在別人眼裡,也許這是一個很粗俗的、鄉下的地方,但是這裡有種很質樸的衝勁,家鄉週遭有很多人正面臨大環境的轉變、失業,他們可能還來不及跟上那些轉變的腳步,但是生活還是要繼續過,很無奈但是沒有辦法去解決。好像影片拍出來都不是很正面的東西,但這就是這裡的人民,他們不是那麼優雅但有很強的生命力在裡頭,因為遭遇到太多問題了,所以人民必須花更大的生命力跟土地共存。」
  黃琇怡自己在觀看家鄉時常會覺得,好在那不是一個那麼工業的地方,好在它其實還有一大片田野在那裡,它遭遇到很多問題,但是離鄉人回到那裡就是很舒服的地方,「但有時後再回去看時,自己又會很自私或負氣地決定要走,可是那裡又很重要。」她相信這對很多離鄉人來說是一樣的,情緒其實很矛盾。

一直漂泊的狀態
  拍完《戒指》之後黃琇怡有很深的感觸,從阿嬤身上看到許多經歷的苦難,阿嬤承擔太多家族的包袱,她覺得早年臺灣的女性很多都是這樣的角色,黃琇怡在影片中讓阿嬤有更多的發聲。「阿嬤八十多歲了,剛開始拍她時,會聽到她啐啐唸許多家裡的狀況,有時候會很難過甚至不想聽,但到最後感覺聽她唸其實是一件很有安全感的事情。」黃琇怡覺得自己和阿嬤之間的關係是微妙的,有時候她反而會跟奶奶說一些自己的秘密。
  離鄉就是漂泊的開始,黃琇怡認為拍紀錄片更會加深這種漂泊的感覺,鏡頭一直在移動,自己也一直在移動,她說:「我只能過我自己的一生,但透過影片我可以接觸到別人的人生,我也很享受這種漂泊的感覺。」

       鄉愁是什麼?「我覺得鄉愁就像是一道菜!」黃琇怡說。

故鄉雲林是創作上很重要的養分
  「我出自一個工人家庭,很底層生活的樣貌,我很幸運自己不是在優渥的家庭長大,因為這樣的環境造就我看一些事情的時候角度會比較廣,所以我覺得這樣的成長背景對我來說還蠻重要的。」黃琇怡談著自己的成長環境,她認為鄉下人有一種很質樸的味道在身上,這也影響到自己後來跟別人相處的態度,且能更真誠地去看待與被攝者的情感互動。
  「我覺得雲林是我做創作很重要的養分,好在我是生長在鄉下的小孩!」黃琇怡笑著說。鄉下小孩有機會可以跟自己的土地有更多的接觸,黃琇怡認為自己某部份的觀察力,是小時候培養出來的,因為鄉下不是一個環境優渥的地方,內心的敏銳度變也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