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編輯手札
*
* 逗馬95宣言
*
* 《無聲的歲月》施合峰
*
* 《阿雄的爸爸在哪裡》柯能源
*
* 《帶水雲》黃信堯
*
* 《戒指》黃琇怡
*
* 《溪水濁》陳文彬
*
* 用彩筆畫出自己的人生
*
* 我想拍一些東西看看我自己成長的地方是什麼樣的文化內容及氣息
*
* 用文化和台灣咖啡再續前緣
*
* 父親的身影是不朽的傳奇
*
* 螺陽媽祖慈悲迎太平
*
* 漂鳥的故事-反敗為勝
*
* 單車慢遊
*
* 古蹟彩繪明信片紙上SHOW
*
* 米食風華,盡在西螺
*
* 水林甘藷.外銷歐盟
*
 
 
 
*
::: 回首頁
* 《無聲的歲月》施合峰
 

[CoverStory] 紀錄觀點之一

無聲歲月
THE SILENCE OF HAND PUPPETS
專訪雲林故事紀錄片《無聲歲月》導演施合峰
文/胡文玉

                                                                                                                                       施合峰

 

 


     故事紀錄片《無聲歲月》

 

 

 

 

  在斗六長大的導演施合峰,高中畢業後就到外地讀書、工作,因為雲林故事紀錄片「根,在這裡」回到故鄉拍自己故鄉的故事,他對老人的題材特別感興趣。
  「我想知道等我老了之後會是怎樣的生活?所以會想要去觀看老人的生活是什麼樣貌。」施合峰說。對於紀錄片《無聲歲月》故事裡的這位個性天真的老人,雖然年歲已高,卻仍然有力氣、有熱度,站在自己的舞台,「我們老了都未必可以這樣!」施合峰的眼裡帶著敬佩之情。

《無聲歲月》說一個布袋戲老師傅的故事
  雲林故事紀錄片「根,在這裡」其中以傳統藝術為面向的紀錄片《無聲歲月》(The Silence of Hand Puppets)是由施合峰執導,2009年2月至6月於雲林縣土庫鎮拍攝。影片主題述說黃海岱第一代嫡傳弟子陳鼎盛老師傅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陳鼎盛,今年已經81歲,是一位古冊戲布袋戲師傅,早年師事海岱仙,出師後成立「盛五洲掌中劇團」,後改名「五洲園日日新掌中劇團」。由於擅長生、旦、淨、末、丑各角色的口白,年輕時的陳鼎盛師傅曾經帶著戲團演遍了雲林、嘉義一帶山區,極其得志與風光。
  隨著家道中落,陳師傅只好賣掉戲偶,帶著家人到台東開山,過著辛苦的生活,待他再回到雲林決定重出江湖,正是金光戲的時期,觀眾喜歡有燈光、變景的布袋戲,已經鮮少人要看古冊戲,而陳師傅早期在山裡演布袋戲,有許多人慕名來看,到了有電視的時代以後,也沒有人要再翻山越嶺去看戲,許多昔日的光采隨著歲月流逝。
  《無聲歲月》是一部關於記憶與失落的故事,它帶著觀眾細細觀看一個老人的生活,並感受一個自持、自重的老人的心境。

「故鄉,就是家人在的地方」他說。「不服老」精神的一種感動
  拍片時施合峰發現陳師傅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對施合峰來說陳鼎盛不是一般的老人。「人的身體就像是個容器,就像是個杯子,容器會因為年紀衰老變舊,但裡面裝的東西其實是一樣的,所以在人老了之後就會受到局限。」這是施合峰對老人的認知,但是片子裡的陳師父不服老又很臭屁,講起話來丹田飽滿。
  施合峰認為,一般人老了之後或許不會想做那麼多事情、或許靜靜地待在家裡且不太去從事活動,而陳師傅卻一直很活躍,換個角度講,或許是在爭取人老了之後的尊嚴,表面上看陳師傅好像很愛現,其實背後的陳師父跟一般老人真的很不同。
  施合峰說:「人都會老,”老”這件事情是無法避免的,小時候可能可以跑跳沒有任何的約束,但等到老了之後做任何事情可能都需要有人幫忙你,這跟病人是一樣的,對一個病人來說他的生活是沒有尊嚴的,生活上任何事情都會需要別人來幫忙,老了之後就會面離生活必須依靠別人的狀態。」
  片中的這位主角就是不服輸,不認為老了就不行了,陳師傅就是要證明給大家看,讓大家知道他老了但還是很行。「雖然無可避免的老年之後會有些力不從心的事情,但他這方面讓我覺得蠻可貴的,對於他不服老這件事情讓我很感動!」施合峰說。

從有聲走入無聲的過程
  以前布袋戲操偶的人是現場唸口白,口白是戲偶的靈魂,但布袋戲的口白到現代已經幾乎被錄音帶取代,廟會酬神的布袋戲,棚裡的操偶師不唸口白,都以錄音卡帶播放,這是一種「有聲」到「無聲」的過程。
  施合峰在《無聲歲月》中,並透過陳鼎盛師父的狀況去講古冊戲不敵金光戲的一個現實,古冊戲這項傳統藝術正瀕臨消失,然而有古冊戲才有後來的金光戲,古冊戲的消逝無聲在布袋戲來說也是一個過程。
  另一方面對老人來講,主角陳鼎盛年輕時很風光、很有名,許多人都翻山越嶺來看他做戲,從年輕時候的意氣風發到老年比較消沉的人生起伏,施合峰覺得這也是意味著人生從有聲到無聲的歷程。

小人物故事更能貼近庶民生活
  以前的紀錄片大部分會被認為是比較社會化的工具,或是一定要有什麼樣的社會責任。對施合峰來說,記錄片跟藝術家創作一樣,只是使用不同的媒材,有人用劇情片的方式,而他使用紀錄片的方式。
  施合峰認為紀錄片的意義不一定要侷限在為弱勢發聲,雖然《無聲歲月》不是去探討一個議題或社會實踐,但他覺得:「這些小人物就是整個社會的縮影,社會就是由這些人組成的,我並不會認為這跟社會是無關的,只是出發點可能是從自己的感動開始。」
  一開始做企劃時,施合峰也曾考慮過找金光戲黃俊雄大師、霹靂布袋戲或拍cosplay,後來反覆思考覺得自己最想做的是關於老人的題材,所以他託請朋友打探「現在在雲林做布袋戲年紀最大的人是誰?」於是找到陳鼎盛老師傅,對於主角的尋覓,施合峰表示並沒有太複雜的選角過程,而他自己對記錄片特別偏愛小人物故事,因為他覺得那才是真正貼近庶民生活的東西。

呈現雲林高齡化的現象
  此次「根,在這裡」的五部雲林故事紀錄片,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五位導演的作品所選的主角都是老人,感覺好像雲林沒有年輕人,施合峰認為那不是刻意,但雲林高齡化有非常嚴重的現象,其拍攝的地點土庫更完全是這樣,年輕人大多唸完高中就去外地了,所以每一戶的人家幾乎都剩下老人在聊天,這一戶聊完就去下一戶,老人們每天都是這樣地過生活。
  施合峰從一個旁觀側寫的角度端看雲林人口老化的現象,從《無聲歲月》的影像紀錄,觀眾可以看到雲林土庫的村里、庄頭風貌,有很貼近、很真實的感受。

布袋戲直視家鄉,認真去看自己生長的地方
  「因為雲林故事紀錄片的拍片計畫,讓我真正去直視我的故鄉,以前沒有機會這麼認真去看自己生長的地方,因為這部影片的關係,讓我有這個機會好好觀看自己生長的環境。」施合峰說。
  回故鄉雲林拍故鄉的故事,施合峰更感受到有一種在自己的地方的親切與感動,在自己的家鄉拍片,幫自己的家鄉紀錄一些東西,他認為這件事情很重要,而在社會的變動當中,有機會去紀錄這個片段的時間點,是很有意義的,他認為以後再回過頭來看會很不一樣。
  至於《無聲歲月》的放映,施合峰對觀眾的想法有何期待?「希望回家會孝順爸媽!」這位年輕的導演笑著回答。「故鄉,就是家人在的地方。」他說。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