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編輯室手札
*
* 雲林的五個大夢
*
* 希望雲林成為台灣下一個典範,讓大家去複製
*
* 在邊陲尋找屬於自己的生活中心
*
* 串連文化地景讓市民生活與文化事件不期而遇
*
* 讓北港小鎮的慢活新浪潮在此地甦醒
*
* 態度改變了,工法就會跟著改變
*
* 營造一個恬靜安適的田園城市
*
* 行動就是未來
*
* 進步就要靠行動
*
* 發財車上的夢想家
*
* 許一個有能力作夢的政府
*
* 遇見鍾文音 在海邊卡夫卡
*
* 詔安獅吼
*
* 把夢想放在國際的香草健康事業
*
* 單車慢遊
*
* [廣編]高隆珍餅舖
*
* [廣編]生命果
*
 
 
 
*
::: 回首頁
* 許一個有能力作夢的政府
 

[當期人物]

許一個有能力作夢的政府

專訪縣長蘇治芬談「小鎮新風貌」計畫對縣府團隊激起的漣漪

圖.文 / 本刊編輯組

                   蘇治芬

我夢到一顆星,一座光之島,
我將在那裡誕生。
在那悠閒充滿生氣之處,我的生命將成熟,
有如秋陽下的稻田。

I dream of a star, an island of light,
where I shall be born
and in the depth of its quickening leisure
my life will ripen
its works like the rice-field in the autumn sun.

----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e“漂鳥集(Stray Birds)”

 

        這次是以一個外來者的眼光來看待這個地方,我想會給雲林一些比較公道的角度,這個地方擁有的條件本來就很豐富,只是長期以來我們習慣將它擺在一旁沒有認真去理睬。舉個例子,有次我到虎尾幽翠閣覺得雲林竟然有這麼棒的地方,沒有去做些事情會非常可惜,一件件瞭解過後感覺到,原本以為人文薈萃的地方只在西螺,計畫中我們意外發現虎尾留下的東西是蠻多的,幽翠閣、虎尾糖廠、虎尾郡役所、郡守官邸、、合同廳舍等,已經很豐富了。
         現在的雲林不是沒有比較有想法的人,而是我們對生活比較「無所謂」,以我是雲林人這角色來看,感覺我們是自我放棄了,日子一久就會覺得追求理想好像離我們很遠。「小鎮風貌」五個規劃團隊裡頭,至少他們把東西挖出來試圖讓我們縣府團隊知道,要怎樣在做夢的情境裡突破現在的框架,其實是有可能作做出一些建樹來的。

撞擊的火花可以更強一點
         我們這兩三年拼布式的方式走下來,我覺得是該進入另外一種檢討的層次,以過去的思考品質,縣府團隊要作出遠大的計畫是很困難的。但五個規劃團隊對縣府團隊來說是有點仰望的,在接受這五個規劃團隊傳遞出來的訊息時也是有些艱難的。譬如邱文傑的行動車方案如果沒有足夠的想像力,根本是無法理解。或許邱文傑正覺得應該思考怎麼與居民生活結合,而不是去尋求硬體建設,難道政府應該為人民做建設才表示政府的存在?也或許他正在自我挑戰,他執行過那麼多規劃案,帶給人們的感受又是如何,他自己也在反芻這件事情,有這樣一個規劃當然是很好的,我相信他也嘗試著想跳脫某些束縛,所以這對縣府及規劃團隊而言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但我感到惋惜的是,這幾個規劃團隊進駐後,在擾動縣府原有思考巢臼之時,我看到衝撞的力道其實不是很夠、不是很強。未來可能5年、10年或許規劃團隊及公務人員會有機會再回過頭去看這個計畫,就好像歷史的盒子被打開來,我們會發現他們已留下許多寶貴的東西,但我還是承認縣府團隊仍需更多時間來消化吸收。

想像力使我們超越眼前所見的一切
         人如果沒了想像力,不管別人說什麼你就是無法理解,過去我會覺得公務體系的文化讓我難以接受,現在比較可以理解了。我還記得年輕時我做過一個工作,老闆就對我說:我覺得你這個工作不會做很久,他認為我很快就會離開了,我還反問老闆是不是我表現不好你想把我趕走?事實上我的確是沒做多久就離職了,或許一個工作重複某些同樣事情,會覺得既輕鬆又簡單,不就是領薪水過日子,但這樣下去反而會有一種被困住的感覺,如果人生就這樣過了那是件很可怕的事,我想公務員這點很難跳脫。我亟思改變,這幾年縣府同仁很辛苦,我也明瞭公務員做久了對人的折耗真的很大,所以我們改造了縣府的親民空間,為的就是希望我們的員工每天上班都能開開心心的做夢,豐富生活中的每一天。
         主持北港小鎮風貌的張瑪龍建築師提出的「紅地毯計畫」令我相當感動,他引入日本表參道(おもてさんどう)的概念。有天他夜宿北港早晨醒來,朝天宮前那條朝聖大道鞭炮撒落滿地就像是紅地毯,許多北港人聽了也覺得很感動,但卻從來都不曾經想過,只覺得那不過是散落一地的炮灰紙罷了,規劃團隊看事情的角度明顯與我們有些不同。

土地情感把人緊緊拉在一起
         還有一點是土地情感,如果規劃團隊對土地沒有情感,就無法發現一些美好的事物。譬如說趙建銘認為虎尾應該去形塑騎腳踏車去追小火車的生活情境,當初提案時業務單位還不能理解規劃團隊的理念,但那就是土地情感、那就是一種氛圍,私底下業務單位也透露抱怨的聲音,認為計畫作出了一堆沒有辦法執行的規劃成果。而我衡量政府體制的作業規範下,仍同意用夢想跟想像力去挖掘雲林的優勢條件,規劃團隊最後終於也提出了Action plan使他們跟縣府同仁的對話終於有了共通的頻率。
         邱文傑率先發表行動政府的概念,向業務單位提出全新的挑戰,他們不只是一個教授,還是實務經驗豐富的設計師,他們與業務單位的關係就像是教授與研究生,縱然整個計畫到最後已經結案,我還是要努力把每個規劃團隊的老師找回來繼續跟我們同仁互動。

告別拼布式的建設思維
         「小鎮新風貌」計畫的林欽榮顧問在幾次會議中提到:「縣長你要這個規劃團隊的建築師們幫你去做規劃設計,對他們來說這工作太簡單了,但是這次我們卻認為是個挑戰。他們能夠帶給你們的東西就是帶著雲林一起做夢!」林欽龍話說得直接,正如我常形容我們過去的政府施政像是塊拼布一樣,以拼布式的過程在為地方做事,我們甚至不會去想像整個城市藍圖的軸線該怎麼去跟這個的方的人產生互動。斗六棒球場、中正路開闢、繪本館、孩子的天堂都像是一塊一塊的拼布。但現在起應該開始要懂得去形塑,好比斗六該屬於怎樣的城市?我跟我的團隊溝通時,我希望斗六被形塑成小孩子的城市,無論做什麼工程都希望從小孩子的觀點出發,用小孩的角度來看整件工程。
         我跟林欽榮說我碰到的困境是,我沒有一個在專業位置上能比我更有力量的人來提醒我,如果我糟蹋了某個城市原有的條件,那我會覺得無法原諒,明顯暴露能力不夠的問題。我跟林欽榮說我明明就是能力不夠,就是需要協助,我也提到我剛進入縣府的語塞情況,面對政府的文官體制,我決定揚棄指揮式的領政,用腦力激盪的方式,鼓勵同仁勇於提出自己的見解,慢慢的我也察覺公務員的可愛之處。所以,林欽榮就給了我規劃團隊的點子。在這中間,政府扮演的角色就是怎樣突破規劃團隊過去的專業形式以及對土地的情感表達,讓我們的公務人員明瞭,無論他們做出來的東西你們是否同意,都能感受到這群團隊的專家對土地是有情感的,因而交由規劃團隊來做整合性的工作,提出一些上位計劃。

許一個有能力做夢的政府
        在「夢想」這條道路上,我認為行政機關要認真的看待「小鎮新風貌」這個計畫,能夠抓得到多少都是雲林的福氣。如果為整個計畫作一個總結,我想老師們給了縣府團隊一片夢土,讓同仁有機會走進入這塊夢土裡面,伸手抓住夢想,幫縣府做出更好、更有品質的計劃案。而如果縣府同仁明瞭規劃團隊從城鎮歷史發展的軌跡,或者社群的生活氛圍裡所挖掘的東西,其實是有機會去形塑某些生活的STYLE,或許未來在公部門的施工或者審查計劃案裡,也會開始充滿想像力,使得整個公務美學及行政內涵有所感染,我總是這麼覺得!「小鎮風貌」的計畫帶給縣府團隊很大的學習,也讓我愈加欣賞縣府同仁的努力,他們真的很不簡單,令我深感驕傲,過程中就算沒有激起很大的漣漪,至少也讓沉在池底幾十年的汙泥翻攪了起來。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