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縣長的話
*
* 諾亞方舟
*
* 儀器監測揭露空氣品質惡劣的事實
*
* 揚塵對人體的危害
*
* 潛勢河段重點改善
*
* 防風固砂的綠覆蓋工法
*
* 台灣可以選擇成為亞洲的北歐國家
*
* 打破城市發展一級化的迷思
*
* 政府的選擇決定我們的未來
*
* 13K + 260 17K + 451
*
* 0K + 000
*
* 設置千里埤塘 廣納地表降雨
*
* 隔離水道的另一端
*
* 詩.相對論
*
* 牽水狀的文化觀察
*
* 科技農業九件不能不知道的事
*
* 單車慢遊
*
* 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
* 芳源牧草鵝
*
* 麥寮101榨菜
*
* 雲林縣毛巾產業科技發展協會
*
* 松竹老菜脯醬
*
 
 
 
*
::: 回首頁
* 政府的選擇決定我們的未來
 

[Cover Story]政府的抉擇(一)

2030年六條河川永續藍帶系統空間的營造

政府的選擇
決定我們的未來

文 / 本刊編輯組 資料提供 / 城鄉發展處

  1960 年國民政府大力推廣鑿井灌溉的方式,就地快速取得灌溉水源,奠定了雲林縣農業發展的基礎;但今天回頭看,這個基礎卻是踩在地層下陷的土地上,代價不能說不高。事實上,不只是農業水源不足,至今雲林縣仍有半數以上的鄉鎮,所飲用的自來水仍取自地下。水,這個多麼被需要,又是多麼容易被忽略的問題,終於在88水災過後成為政府和民間共同關切的焦點。

            西螺興農西路觀光夜市一片汪洋

災難發生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莫拉克颱風(MORAKOT)在南台灣降下驚人雨量,也重創雲林的農業生產,造成農作物損失4億2千多萬元和漁業損失3億5千多萬元。翻開雲林降雨觀測的歷史,濁水溪流域的降雨在空間和時間方面的分佈都非常不平均,原因常和颱風豪雨有關,加上台灣溪流短淺陡急的河道特性,以濁水溪為例,豐水期和枯水期的水量差距可以高達9倍,68%的降雨量集中在五到十月間,其中又以颱風來襲的幾天密集降雨最為驚人。
  依據水利署2009年6發布的「台灣水文年報」,位於新虎尾溪集水區上游的林內(測站編號1540P001),2008年共降下2472mm雨量,高於1904年設站觀測以來的年平均降雨1989.8mm;單日最高降雨發生在7月18日卡玫基(KALMAEGI)颱風的241.0mm,但不能輕忽的是1960年7月31日曾有過單日降雨532.4mm的驚人記錄。
而蔬菜生產的重鎮西螺(測站編號1510P080),當然最擔心暴雨的襲擊,去年降雨2050mm,也遠高於1958年設站觀測以來的年平均降雨值1386.6mm。2008年單日最高降雨是6月2日的273.0mm,卡玫基(KALMAEGI)颱風來襲時,這樣的雨量已經足以造成雲林2億1千萬元的農損災情;千萬不能忘記歷史上曾有過1959年8月7日504mm單日超大降雨紀錄。那是艾倫(ELLEN)颱風,也就是惡名昭彰的「八七水災」。
  上面兩個平原河川集水區的降雨觀測,隱約透露未來環境變遷的重大威脅還有可能再度發生,草嶺地區不僅年雨量在2008以4713.0mm創下歷史新高,且近乎是過去44年平均值的兩倍。就連海拔高度僅僅9m的北港小鎮,也在2005年翻新的1日328.0mm和三日545.0mm的兩項降雨記錄,不敢置信的是這場豪雨居然只是梅雨鋒面帶來的。這些時間點都離現在不遠,全球暖化(Global warming)的氣候異常現象來得快又急。未來若不改變與水為敵的態度,繼續擋水、抗水,嚴重的環境災難恐怕不會只有今年莫拉克這一次。

水災、地層下陷、海水倒灌、揚塵所有的問題都扣在一起
  老天容易暴怒的脾氣難以捉摸,使蜿蜒流貫的雲林平原的河川歷經過無數次歷史性的改道。日治時期大正7年(1918年),濁水溪就因洪氾將原50m寬之濁水溪河床沖刷成2,000m寬的河面,大自然力量的推移,不僅改變了地貌也改變了聚落的發展,濁水溪在日治時期經過大力整治之後,自此不再改道氾濫,舊有的河道就成了現在的新虎尾溪與舊虎尾溪。不止是濁水溪,北港溪也曾在清乾隆15年(1750年)發生改道,滾滾洪流把笨港硬生生的一分為二,成為後來的北港和新港。
  所有和河川相關的問題都不能單獨看待,如果我們只擔心水患來得可怕,那麼,我們可能只會關注堤防是不是夠高,抽水站有沒有正常運轉?如果我們只想把河川當作是排水溝,以最快的速度把雨水排入大海,那麼我們永遠會面臨缺乏地表水可用的窘境;如果我們以為多造了幾座水壩就可以獲得地表水,那截取河水也將使枯水期的水量減少,裸露沙洲隨之增加,揚塵的痛苦也就隨之而來; 而如果不造水壩蓄水,那麼用水孔急的我們就會繼續不斷的抽取地下水,地層就不會停止下陷,平原塌陷、沿海感潮線向陸地退縮,淹水的噩夢也就不會終結。再高的堤防再多的抽水機終有失靈的一天!

我們需要一個可長可久的河川政策
  不論抽取地下水或過度開發地質敏感地帶,利益衝突常常是阻礙永續環境政策的根源,台灣環境資訊中心(Taiwan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Center)在2007年6月7日刊出的一篇報導指出:「德國在1994年修正憲法,根據憲法20a條款,政府必須為後代利益保護自然資源。依據憲法中的20a條款,永續發展的概念在德國獲得合法的地位,政府各單位所做的決策,也應符合永續發展的概念。例如,德國的最高法院可以判決某些法律違反永續發展,而宣布相關行為無效。前柏林內政廳廳長Heckelmann表示,立法是為了在行政、立法部門對於永續發展策略有所遲疑時,解決彼此衝突、邁向永續發展最重要的一步。」面對全球暖化雨氣候異常的威脅,全球類似德國這樣的永續環境政策幾乎都建立在1992年里約熱內盧地球高峰會的共識。
  永續的河川經營首重考慮整體環境的需求,不能超限。當我們有完備的法律與共識去約制破壞永續的行為,才能使綜合的治水對策在防災構想之外,將生態調整、雨水貯流與浸透、景觀休憩等設施一併納入河川管理的思考。換做是雲林六大平原水系的河道現場,我們應該期待50、100年後所看到六條河川仍然是和現在是一樣的,種下的綠樹依然蒼鬱,河槽裡的水質依舊清澈,洪氾不再河流也不會發生改道,一切如故,那才叫做真正的永續。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