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編輯室手札
*
* 下一個世代的農業哲學
*
* 安全農業的守護神
*
* 土地回春術
*
* 和有情眾生一同分享
*
* 尋找「農業首都」LOGO的原創精神
*
* 讓子孫留在這片土地上,陪在我們身邊
*
* 走在市場需求的最前端
*
* 化作春泥更護花
*
* 讓雲林布袋戲繼續在國際驕傲一萬年
*
* 花鼓傳承在褒忠
*
* 土地孕育出來的藝術家
*
* 單車慢遊
*
* 浪子回頭金不換
*
* 驕傲的未來才剛開始
*
* 我堅持選用最好的玫瑰蕃茄
*
* 嚴選台灣頂級烏魚子
*
* 源和醬油•用人情味釀好醬油
*
 
 
 
*
::: 回首頁
* 浪子回頭金不換
 

浪子回頭金不換

專訪「玫瑰蕃茄」園主許清水

採訪.攝影 / 本刊編輯組

                              

  許清水,1972年生於口湖鄉,目前領導口湖鄉蔬菜產銷班第三班,自稱是被務農的父親和大哥一起誘騙回鄉下種田的他,所有發生在身邊的事,有如八點檔連續劇的情節般令人不可置信。曾經有過一段年少輕狂的他,結束在北部逞兇鬥狠的亡命生活後,重新站在自己生長的土地上,拿起鋤頭耕耘0.5公頃的設施栽培果園,夏天種的是洋香瓜,入秋以後則是小果蕃茄。這座年年供不應求的農場,擴增產能早已迫在眉睫,當許多人正為金融海嘯所累,甚至連工作都不保時,他的農場就選在今年夏天,準備再擴大一倍的經營規模,…

                    小果蕃茄

回鄉之路百折千迴
  回想這段返鄉種田的漫長歸途,當初搭建玻璃溫室的大哥半哄半騙的告訴他,大哥有些在嘉義六腳鄉的朋友回到家鄉,蓋了溫室都做得不錯,問他想不想回來?資金部份老爸會幫忙想辦法。甚至聳恿他說:就只有種下種苗那天會比較忙碌,以後就可以輕鬆的渡過幾個月等待採收!不識農夫工作辛勞的許清水,一聽就覺得很心動,做了之後才知道農業是個不分初一十五,也沒有週休的行業。
  從沒有過種田經驗的許清水,一開始遇到問題就不知所措,於是四處打聽耕作的技巧,在最初的六、七年裡一有任何農業的問題都會跑到北港溪南岸的六腳鄉,請教當地有經驗的老農民。後來接上了學術單位,在中興大學農推中心的協助下引入了新的農業知識和田園管理技術,現在許清水在設施農業能佔有一席之地,全賴他將過去傳統農業所重視的經驗法則,與新的農業科技做了完美結合,並且融會貫通出自己的獨門心得。
  目前農場的四個員工,都是透過就業服務站招募來的,最近都市裡被裁員回農村待業的年輕人很多,許清水說:應徵那天一口氣就來了三十個年輕人,自己也嘗過待業之苦的許清水一概都找年輕人做為自己的事業伙伴。一般農場都想節省成本用的多是年紀較大的農村勞力,許清水則不然,他認為年輕人會追求希望,肯拼肯衝,甚至期許他們認真學習,有一天也能和他一樣在自己的土地上創業。

以玫瑰之名,為蕃茄妝點出浪漫

以玫瑰之名,為蕃茄妝點出浪漫
  口感不凡的「玫瑰蕃茄」,在台北市永春捷運站出口附近的有機商店是北部的專門銷售點。提起「玫瑰蕃茄」的由來,有一小段典故是這樣來的,曾有地方人士送給蘇治芬縣長一盒蕃茄,當時蘇治芬對這盒蕃茄的甜美滋味驚訝不已,而且始終都不敢相信雲林能種出這麼好吃的蕃茄,於是透過村長問到了位在水井的這座溫室農場,不久之後縣長就兼程前來。
  許清水說:在水果王國的台灣,光是小果蕃茄就有多達2千多個品種,其中又以盛產於冬、春之際的聖女和秀女兩個品系最大宗,也最受到市場喜愛。最初,許清水將自己生產的蕃茄取名為「水蕃茄」,「水」即閩南語「漂亮」的諧音,兼有園主許清水姓名「水」字的聯想,合起來就有「漂亮又好吃的蕃茄是許清水種的」之意。不料,這個口感讓蘇治芬頻頻點頭讚賞的小果蕃茄,品名卻得不到縣長和品質對等的評價,在造訪許清水的農場後,文思泉湧的蘇治芬遂以其色澤飽滿,豔麗有如綻放中的玫瑰,特別將許清水生產的蕃茄命名為「玫瑰蕃茄」。於是,一個充滿浪漫想像的水果名稱就這樣在沿海地帶的口湖鄉誕生了。

看準設施農業的獲利潛能
  多數土地位在地表感潮線以下的口湖鄉,是個淹水潛勢很高的地方,耕地土壤的鹽化相當嚴重,原本這是一片不利於一般農作的土壤。沒想到略帶有鹽份的土質,加上溫室擴大了日夜溫差的效應,形成得天獨厚的條件。許清水還引進中興大學提供的生物菌和生物鈣做為土壤改質的技術,使種植出來的小果蕃茄甜度硬是高達13度。這項成就在海線聽起來不僅驚奇,尤其將果實拋入口中所感受到鮮果爆漿的甜美滋味,那瞬間舌頭的週緣還會微微感受到回甘,吃過的人無不贊不絕口。
  看到整座溫室結實累累的秀女蕃茄,許清水說:「對水分控制、土壤養分供給等種植條件要求十分嚴苛的這種小果蕃茄,並不是每位果農都願意嘗試栽種的,稍有閃失可能整園、整季的收成都會付諸流水,但現在我擁有技術,我知道怎麼做到。」和一般20元市價的小果蕃茄相比,許清水種的蕃茄每台斤市價能賣到150元以上,證明他的田園管理技術無人能比。曾有財團相中許清水的果園經營實力,認為投資他的果園有相當高的本益比(Price-Earnings Ratio, PER),但許多捧著新台幣前來的都金主最後被許清水一一拒絕了。

                          農場五月剛種下的洋香瓜幼苗,是夏季的主力產品。

真正的考驗才剛開始
  種田有了堅持下去的毅力,還得接受老天爺的無情考驗。 2001年9月的納莉(NARI)颱風,在氣象局10日解除警報後,又突然間於琉球那霸附近海面打轉,13日再次調頭回撲台灣,16日從東北角登陸以從沒有過的怪異路徑縱貫穿過台灣,這個秋天的怪颱在陸地上前後歷經49小時的摧枯拉朽,最後才由台南安平附近離開,重創台灣的農業相信至今仍令人記憶猶新。
  在颱風驟雨的那晚,雷電交加,一身傲骨的許清水對天空大聲咆嘯著說:「這算是什麼人生?乾脆把我打死算了!」滂沱大雨讓地勢本來就低窪的口湖鄉再度陷入淹水危機。說時遲那時快,就差幾個指幅的高度雨水就要漫過溫室裡了,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許清水決心要守著自己的蕃茄園,不停的搬動抽水幚浦把雨水打到擋水牆外。一夜沒闔過眼的許清水和大雨奮戰到天亮,看著水位慢慢退去後,心情才終於鬆懈下來。這一夜,大水阻擋了家通往蕃茄園的路,在家焦急等候了一晚的老爸和哥哥,即使透過手機知道情況,卻不敢置信許清水居然真的肯為蕃茄園守了一整晚。

辛苦種來的果實格外甜美
  滯留時間創記錄的納莉颱風,使全台很多地方的單日降雨量都寫下新高。災情頻傳,就連當時台北捷運及台北火車站都罕見的淹水。災後官方統計資料顯示全台農林漁牧損失高達42億元,而成功守護蕃茄溫室的許清水,卻在那個產季得到了150萬的豐碩回報。
  回想過去這一幕幕的奮鬥歷程,許清水語帶感激的說:如果沒有一些譏笑嘲諷的言語傷害,或許我在幾年前就已經選擇放棄!當然,自己以前在北部工作時沒有學好,以致過去給鄰居留下的「匪類」印象,村子裡當然有不少長輩不看好許清水返鄉後能好好務農這回事,但許清水越是受到刺激,越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放棄,所有的苦只能先往肚裡吞。
  一座年產蕃茄約5萬台斤的設施栽培農場,證明了設施對抗天然災損的反應能力;一隻迷途羔羊,證明了返鄉種田一樣能重新站上人生的舞台。農業要想走精緻與科技的路線,管理和營運模式自然就是要和以前不一樣,想法和一般農民很不同的許清水這麼說。而最新的擴產計畫已選好一片0.7公頃的土地,準備再投資900萬元,開闢農場的第二園區。預計以2~3個月時間建置,今年九月份就可以開始植苗生產。屆時,曾經買不到「玫瑰蕃茄」的人就不會再有遺憾了。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