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編輯室手札
*
* 下一個世代的農業哲學
*
* 安全農業的守護神
*
* 土地回春術
*
* 和有情眾生一同分享
*
* 尋找「農業首都」LOGO的原創精神
*
* 讓子孫留在這片土地上,陪在我們身邊
*
* 走在市場需求的最前端
*
* 化作春泥更護花
*
* 讓雲林布袋戲繼續在國際驕傲一萬年
*
* 花鼓傳承在褒忠
*
* 土地孕育出來的藝術家
*
* 單車慢遊
*
* 浪子回頭金不換
*
* 驕傲的未來才剛開始
*
* 我堅持選用最好的玫瑰蕃茄
*
* 嚴選台灣頂級烏魚子
*
* 源和醬油•用人情味釀好醬油
*
 
 
 
*
::: 回首頁
* 讓雲林布袋戲繼續在國際驕傲一萬年
 

[特別企劃]

讓雲林布袋戲繼續在國際驕傲一萬年

專訪「真五洲掌中劇團」黃俊雄大師,兼談布袋戲傳習中心籌建構想

採訪.攝影 / 本刊編輯組

                             黃俊雄大師

  「回憶迷茫殺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絹寫黑詩無限恨,夙興夜寐枉徒勞……」口白的字音蕩氣迴腸,語調絕妙地拉出史艷文的儒中帶悲。「真五洲掌中劇團」黃俊雄大師說:「演史艷文時,我就是史艷文」。人與偶交融演出,栩栩如生、出神入化,演戲時本身就在角色之中,「我對布袋戲就是全神」這位台灣布袋戲藝術的瑰寶,話語說不盡戲裡翻滾的風雲。 

「雲州大儒俠」史艷文再現
  1970年,黃俊雄從內台戲跨入電視螢光幕,「雲州大儒俠史艷文」掀起舉國若狂的旋風,以「轟動武林、驚動萬教」來形容當年金光布袋戲的光芒,似乎十分恰當。
  台灣在「大家來看布袋戲」的單純年代,紀錄了一段不分藩籬的民間集體情感,每天戲尾的勝負都是明天全民的共同等待。而黃俊雄在金光戲的發展史上,締造了創造性的突破,除了加大戲偶尺寸、增加變化多端的布景、更使用中西配樂的形態,淋漓盡致地表現布袋戲的魅力。史艷文連續演出583集,1974年政府以「妨礙農工作息」為由禁播。   
  雲林布袋戲館於今年(2009/04/25-2009/06/25)推出的「史艷文40傳奇大展」,江湖一干武林高手再度齊聚,最難得的是第一代、第二代與第三代的史艷文本尊首次在戲迷眼前公開亮相,受限於場地的空間,無法將自己全數的保存資料做展示,黃俊雄覺得相當可惜。身在布袋戲的故鄉,看到日據時代的虎尾郡役所,以歷史建築再利用改建為布袋戲館,黃俊雄有感而發:「雲林布袋戲館是一個開端,布袋戲是我們雲林縣的本土產品,從我祖父(黃馬)、父親(黃海岱)傳下來就已經一百多年,本土的東西有一百多年已經很難得了,再配合古蹟去做展覽,雖然有種種不足的所在,但是沒關係!這不是人的問題,是地理、環境還要加強的問題」。
  回首「雲州大儒俠」這齣台灣社會大戲,黃俊雄說:「我們演得出神,人客看到入神,戲好看,英雄於是產生,觀眾就會猜想明天的演變,就會去風靡,這是一個很自然的道理,但是我們的布袋戲史艷文也只侷限在區區台灣而已,不能說是多轟動,這只是一個小case而已,像國外卓別林的黑白無聲電影,迪斯尼的卡通才是轟動世界,所以布袋戲還有很大的推展空間。」

黃俊雄大師

「戲」就是要千錘百鍊
  布袋戲是一個人操掌數個角色,掌中戲偶說盡人間世事,這是極具表演難度的傳統藝術。談到布袋戲的未來,黃俊雄感嘆正統的布袋戲,已經沒有多少年輕人願意紮下真功夫去學習,不管是文戲的口白或是武戲的戲偶身段都必需費下苦工夫,黃俊雄腹內豐碩的語彙,古文、經典、詩句都是勤學積累的戲劇養分,他以古典布袋戲的雄厚根底,去做大時代的變遷呼應。
  「我們在做傳統的戲,語音絕對要很正確,喜怒哀樂的語調要能表達得出來」,黃俊雄強調:「生、旦、淨、末、丑,布袋戲的五個基本角色,五音要分得清晰,五音的中間要有喜怒哀樂的表情,表情要能表達得出來,這戲才會好看!」。
  黃俊雄提醒年輕的朋友們:「功夫不是三年五年,這種功夫起碼都要十年,就是在戲台一直練、一直練,我從19歲在戲台,也是練到30歲左右,人家看的時候才會覺得有味,感覺有味,味道越來越濃,這就是千錘百鍊,戲就是要千錘百鍊,不是今天學一學,明天就來演,或錄音帶聽一聽,明天演了就有人來看」。

對父親的永遠崇拜
  從小就非常崇拜父親的黃俊雄,笑談自己的幼年時光,上學的日子,常在書包裡偷藏著「布袋戲尪仔」,下課就在樹下「弄尪仔」,放學回家一定先跑去父親的曲館,跟著學打鼓、學拉弦、學唱曲。看到父親在各戲台的演出場場客滿,總希望自己將來也能像父親一樣有很好的演技。
  父親對孩子的關切、對家庭的愛、對朋友的義,其實都在其內心綿長著深遠的影響。憶起仙逝的父親黃海岱,黃俊雄透露當時父親並不希望他走上布袋戲之路,因為他小時候身體不好,而父親認為做戲很辛苦,江湖浪跡、食無求飽、居無求安、睡在無腳的眠床、沐雨櫛風,所以不想讓子弟去做戲。雖然父親不贊成,但是卻沒改變黃俊雄的堅定意志,他對自己說:「我一定要做下去,我一定要做最好的,我有這種覺悟,所以我對戲就是全部精神貫入」。

戲裡戲外都是精彩人生
  當年史艷文的出場主題曲猶鳴在耳,「出埃及記」悲壯的樂音帶出氣象萬千的光旭。史艷文一見就知道是一介苦生,出生是要為國家效勞的,音樂氣勢代表他的性格、也代表他的命運。黃俊雄對於角色的塑造特別細膩,為使布袋戲更有靈魂,主角都有主角的音樂,他也為布袋戲的角色撰寫主打歌,用配樂取代人物上場的身世背景敘述,譬如「苦海女神龍」,主題曲唱出苦海女神龍的真性情,她從韃靼國來,經過萬里沙漠,來到中原尋找知己,與史艷文結為生死之交。戲偶的生命與情感是被創造出來的,而看戲的人真正為戲偶癡迷。
  黃俊雄對布袋戲裡的忠與奸角色細分明,他認為演忠者的技巧要演到讓觀眾氣「你就不要這樣傻,如果婉轉一點就不會吃虧」,史艷文就是這樣,真俠不計利害,而忠良總是被奸人陷害,但是藏鏡人害不死史艷文,武林的群俠來援助,有情有義的變化讓戲劇好看,中間劉三、二齒、怪老子來回穿插一些笑詼,喜怒哀樂攏總有,「這些劇情都要做得出來,人客才會感動」黃俊雄說:「喜怒哀樂是很重要的情緒,人一定要有喜怒哀樂,人不可以沒有喜神,也不可以沒有悲傷」。戲偶本來無表情,是躲藏在偶身裡的十指,牽動了看戲的人,而戲偶無分尊卑與正邪,每一角色對藝師來說都是用自己的生活智慧在詮釋。
  全省演過130多間戲臺的黃俊雄,人生的體驗如戲豐富,人生的歷練如戲精采。「人就像戲一般,人在這世間,有七情六慾,當然也有波折,拿出勇氣度過難關,輾轉過波折,經過好機運,像苦海女神龍就是這樣的角色,戲和人的生活都是很符合的,所以大家看了就會有共鳴」黃俊雄笑說著戲裡戲外

從戲裡的「忠孝節義」看台灣社會的欠缺
  在台灣的五、六十年代,每齣劇的劇本都要送教育部、警備總部、中央文工會等主管機關審查,劇本要健康才可以上演,當時大概教育佔四分娛樂佔六分,黃俊雄認為:戲劇應該娛樂佔七分、教育佔三分,能夠寓教於樂最好。
史艷文的時期,沒聽說過有吸毒的,卻有聽聞過黑社會兄弟因為看布袋戲感動,退隱江湖種菜去,過去布袋戲主要題材就是演忠、孝、節、義,像史艷文被母親刺字「忠勇孝義」,故事的開頭戲就是他離開母親,要去杭州岳飛廟拜岳飛,黃大師認為:「忠、孝、節、義,永遠不滅,社會必需要,家庭也必需要,小孩子若沒從小教育忠孝節義,對人倫大禮與社會仁義淡薄,結果社會就會變成爭權奪力、勾心鬥角,社會秩序必定混亂」。
  三十年前茶餘飯後,長輩講給年輕人聽的故事,都是忠孝節義的故事情節,如今的價值觀已不同於以往,看到台灣社會變化太多,黃俊雄也感慨現在的小朋友不會說:「阿伯,你好」、「阿伯,請坐」。一個人的力量無法改變社會,而單憑一個戲團、一齣戲劇,就要改變一個社會也是不可能的,黃俊雄語重心長的認為: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同等重要。
  「有一個日本人開火車開到退休,退休後每天同樣早上五點半就來到火車頭的地方,他去火車頭做什麼?去把它擦一擦、看一看、摸一摸,每一天、每一年都是這樣繼續….」。黃俊雄講起一小段電影中的故事,臉上拉開一抹燦爛的笑,他說這樣的故事真的很感動人,劇中的父親就是這樣教育他的小孩,「三十年來就是開那輛火車,開到那台火車變做朋友」。劇中故事似乎也對照著黃俊雄一生對布袋戲那份不變的摯愛。反觀台灣現今的社會,真得需要多一點這種感動。

台灣的永恆意象:布袋戲
  布袋戲藝術吸取豐富的台灣在地元素,是深入庶民生活的傳統藝術,從早年古冊布袋戲、劍俠布袋戲、皇民化布袋戲、發展到金光布袋戲到後現代布袋戲的演變,五光十射、多姿多采,各個派別各具特色,栩栩如生的布袋戲偶已經成了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一個共同語言。
  外國人提到台灣,會想起什麼?而您會怎麼向外國人介紹台灣?2006年行政院為了發掘台灣的特色,塑造國家形象的識別,舉辦「尋找台灣意象」票選活動,結果「布袋戲」獨占鰲頭,贏過緊追在後的玉山、台北101大樓、台灣美食、櫻花鉤吻鮭,榮登「台灣意象」的最佳代表。布袋戲獲得台灣土地上多數人的認同,也代表著台灣在地文化力的覺醒,這項肯定讓「布袋戲的故鄉」雲林縣倍感殊榮,而雲林縣作為「布袋戲的故鄉」的所在地,擁有豐碩的布袋戲藝術資源與眾多優秀的布袋戲藝師,對於推動布袋戲產業與文化傳承身負重要之責任。
  「台灣意象」所要傳遞給國際社會的是台灣在地最具代表性的印象,為了使布袋戲藝術根深在雲林,2006年起雲林縣政府積極推動「文化生活產業園區──布袋戲傳習中心」之計畫。期望透過布袋戲傳習中心的設置,整合各項文化與地方產業資源,將布袋戲的文化場域提升至國際水準。

        黃俊雄大師

美麗新願景─布袋戲傳習中心
  延宕3年的布袋戲傳習中心土地問題,2009年4月,用地取得終於定案,國防部同意無償提供將近18公頃的舊虎尾空軍基地給雲林縣政府,作為規劃中的「文化生活產業園區──布袋戲傳習中心」的用地,這是一項對雲林縣地方的美意,也是肯定布袋戲藝術在雲林縣發展的文化定位。「布袋戲傳習中心」的設置地點預定於雲林高鐵虎尾站特定區以南之虎尾空軍基地內,規劃重點包括:布袋戲博物館區、藝術表演館區、布袋戲演藝學苑區、布袋戲主題旅館區、文化創意主題公園區。 
  黃俊雄說:「對布袋戲,我有雄心!」,他認為能取得這塊18公頃的土地實屬不易,籌備委員會組織一定要很健全,一定要由很內行的專家去掌舵,要確實估算營運的回收,這是老百姓的錢,不能冤枉的一直花,我們用本土的文化作為一個觀光點,不是只有做台灣一個地區而已,要做給國際看,這才是真正代表台灣」,至於博物館區、藝術表演館區,黃俊雄也期望內容不單只是在地的雲林布袋戲藝師,全國頂尖的藝師都要能集合在這裡,每日都有全國頂尖的戲團演出,讓外國人來看時讚譽不輸迪士尼,要做到這樣才能在國際上揚名。

          布袋戲傳習中心之先期規劃

布袋戲在雲林絕對是一個希望
  台灣本土布袋戲的發展出現多元的面貌,野台、內台、舞台、電影、電視、專屬衛星電視台,江山代有人才出,布袋戲藝術在台灣走過波折、也經過榮耀。小小雲林縣大概擁有90個專業布袋戲團、200個業餘的布袋戲團,數量堪稱全國之冠,其中斗六、二崙、土庫、西螺、崙背、虎尾等鄉鎮都是布袋戲的集中地,黃俊雄認為布袋戲可以成為台灣的一個觀光賣點,布袋戲對雲林縣絕對是一個希望。
  「布袋戲一定要繼續傳下去,這是我的責任!」大師說:「從我的阿公傳下,現在傳到我的兒子身上,以前是為了生活,現在已經可以平安過日子了,就是一個責任感。對祖上所傳下來的東西,一定就是要繼續地把它傳下去,再精益求精、求新求變,藝術不可能一陳不變做一百年,每一個時候都要和時代潮流相符合,追得上時代的潮流,這樣我們的藝術在世界上才能創造登峰」。
  這位台灣布袋戲藝術的翹楚,掌中乾坤的征塵未歇,一身揚長著道地鄉土的生命力!

               布袋戲傳習中心

布袋戲傳習中心之先期規劃
  布袋戲傳習中心乃「台灣意象」之表徵,文化園區之定位為「布袋戲產業發展專區」,主要針對布袋戲產業進行教育傳習、文化保存、藝術展演與觀光遊憩等四大面向的整合。
  而文化園區之功能在於研究布袋戲、典藏布袋戲、展示布袋戲、推廣布袋戲、強化布袋戲演藝形式特色。區內的演藝廳主要以布袋戲藝術表演為主,園區戶外空間將以野台拼場之表演活動,強化園區布袋戲主題。

  1. 布袋戲博物館區: 空間含大廳、黃海岱大師紀念館、名人館、布袋戲展示區、國際偶戲展示區。以知識研究及文化知識、文物典藏、休閒性、生態保育、行政的靜態活動為主。著重於活潑創造力的啟發與成長學習的深耕,建立E世代終身學習社會與全民美學的環境。
  2. 藝術表演館區:空間含藝術表演館、布袋戲主題廣場。以表演、觀賞、體驗等動態

  活動為主。且形塑過去布袋野台戲情景,於室外配置布袋戲主題廣場,並可提供雲林所舉辦之「國際偶戲節」一個最佳演出場所。

  1. 布袋戲演藝學苑區:空間含布袋戲演藝學苑、創意文化工作坊。以文化傳承為首要目標。藉由學苑機制,整合台灣各地布袋戲產業、人力及文化資源,透過教學方式傳授技藝,並藉由莘莘學子之創新及研究,帶動布袋戲新氣象。
  2. 布袋戲主題旅館區:空間含布袋戲主題旅館、主題餐廳、在地小吃坊、團客餐廳、商店街。未來旅館提供150間數之房間,並以布袋戲為旅館主題,強化館內特色。規劃以BOT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方式經營,提供餐飲、住宿、販售等服務。
  3. 文化創意主題公園區:以中國林園景觀之手法導入布袋戲元素,並塑造極富布袋戲精神場域之開放綠地空間。

【資料來源:雲林科技大學城鄉研究發展中心/文化生活產業園區布袋戲傳習中心先期規劃成果報告】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