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編輯室手札
*
* 下一個世代的農業哲學
*
* 安全農業的守護神
*
* 土地回春術
*
* 和有情眾生一同分享
*
* 尋找「農業首都」LOGO的原創精神
*
* 讓子孫留在這片土地上,陪在我們身邊
*
* 走在市場需求的最前端
*
* 化作春泥更護花
*
* 讓雲林布袋戲繼續在國際驕傲一萬年
*
* 花鼓傳承在褒忠
*
* 土地孕育出來的藝術家
*
* 單車慢遊
*
* 浪子回頭金不換
*
* 驕傲的未來才剛開始
*
* 我堅持選用最好的玫瑰蕃茄
*
* 嚴選台灣頂級烏魚子
*
* 源和醬油•用人情味釀好醬油
*
 
 
 
*
::: 回首頁
* 和有情眾生一同分享
 

[Cover Story]土地的承諾安全農業系列之(3)

和有情眾生一同分享
Fugi Mayuan Organic Farm
福智麻園有機農場的有機農耕哲學

 福智麻園有機農場 

 

 

 

 

 

 

   福智麻園有機農場

   一開始,福智麻園有機農場裡的農民確實為了和菜蟲對抗傷透了腦筋,於是他們把菜園的菜蟲搬移到專門撥讓給昆蟲們吃的一區。後來,有位師兄說:如果你正在吃飯,而別人把你給抓走不讓你吃,你是不是會很不爽?農人想了想,莞爾一笑後索性就放任這些小生命去吃吧,吃剩的再留給我們…

以有機農法光復大地
  福智麻園有機農場廣達一百多公頃的耕地,共有三十多個工作戶,有的是一戶一員,有的則是全家一起投入,他們悄悄的以有機栽種農法「光復」這片土地,成為台灣目前頗具規模的集團化有機農場。
  已經正式營運五年的福智麻園農場,緣起可溯自1991年「福智法人」的創辦人日常老和尚來到古坑成立「福智教育園區」,那時學校周圍都是農地,學生就在一邊上課的同時,夾帶惡臭的化學農藥就陣陣的飄進校園,為了給學生安全的成長環境,當時又剛好碰上台糖公司執行「離蔗政策」,許多閒置的農地都在釋出,於是就在1993年起就陸續向台糖租下百餘公頃的農地,做為隔離污染的綠帶。加上農委會正好推廣有機農業政策,種種的機緣下誕生了麻園有機農場。
  五年下來,麻園農場的有機栽培技術越來越成熟,產量也越來越好。舉例來說1995年毛豆的種植面積只有2公頃,到了1999年已增加到13公頃,年產量從11公噸成長為100公噸,足足成長了9倍之多。甜玉米也從2公頃的試種面積,增加到10公頃的耕作面積,產量則從16公噸攀升到130公噸。除了供應給園區的孩子享用,以及配送到全國有機商店之外,還加工製作成冷凍毛豆仁與有機玉米粒罐頭。

行銷通路搭起消費與生產間的橋樑
  大規模栽種有機作物最大的困擾還是在行銷,最初「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在推動有機農法時,最常從農民口中聽到的問題是:消費者在哪裡?反之,有機食品的消費者也同時在找,真正的有機農產品到底在哪?於是基金會很快就發現要推動有機生產不能缺漏行銷這個環節,因而催生了「里仁」公司的誕生,在全國成立了60家銷售據點。
  有了通路做後盾,福智麻園農場採取完全計畫生產,2005年成為農委會輔導的有機集團栽培專業區,同年通過「慈心」有機驗證,2006年正式取得雲林縣政府農場登記,麻園農場生產的農產品再交給「里仁」公司進行後端銷售與加工,整個產業鏈合作無間。廣大的信眾與素食人口,需求帶動通路的建立對福智麻園農場而言,相對來說不算是太大的困難,但更嚴苛的考驗還在後面。

挫折考驗實踐有機農法的決心
  麻園農場的開闢,讓工作的農戶們嚐過無數艱辛,過去數十年只種過甘蔗一種作物,粗放的耕作方式加上長年使用農藥和化學肥料的結果,土地酸化與貧瘠的問題十分嚴重,田園生物的物種也十分單調,有的就只是老鼠和蛇。初期在這裡耕作農人們十分辛苦,不僅要撿拾土壤中夾雜的石塊,建蓄水池灌溉農田,使用有機質肥料改良土質之餘,還要跟老鼠、害蟲鬥智去掙農產。
  有機栽培的初期收成很不好,丘陵地形的農場坡度高低之間有10公尺的落差,誰也沒想到在一場大雨過後就把16公頃土地上,價值幾十萬的毛豆種籽和有機肥料給沖走了。受到挫折的農夫們於是跑去請示日常老和尚是否可以用化肥來救急,老和尚回答說:「如果真的這麼做,倘若我們真的種成功了,那就是最大的失敗!」這句深情對話深深的銘印在福智人的心中。

信守「四生」的農業哲理
  老和尚的想法是大家目光都只看到農產最後的收成,我們卻沒看到從事有機為地力帶來的恢復,以及眾生在此休養生息,於是老和尚的慈悲心給了眾人啟示,成了每個福智人心中的農業哲學。於是在生產、生活、生態和生命「四生」的理念下,麻園有機農場成為昆蟲、小動物們的快樂天堂,一齊和耕耘機在農田裡譜出和諧的樂章。
  許多人都懷疑有機真的做得起來嗎?福智麻園農場發展的有機農業模式有別於一般的合作社或農產公司,加入生產行列的耕作農戶都是修行之人,接受集團化計畫生產的領導。信仰的力量引領這群人往正確的方向前進,靠著同修之間的共同信念,終能不在乎眼前利,一步一步堅定的走下去。

   福智麻園有機農場 

玉米田的奇蹟
  「慣行農業」是「有機農業」的對立名詞,指的是現行高投入、高化學藥劑密集施用的農作栽培方式。由於福智麻園農場的土地原本是製糖用的蔗田,老鼠對蔗田的危害特別嚴重,在第一次種植花生及玉米時,許順情農友為了防鼠害特別花了數萬元購買光滑的塑膠板把整個田區圍堵起來,建了一道塑膠製的「萬里長城」,還買了很多捕鼠籠,展開了一場人鼠鬥智的大戰。奇怪的是老鼠仍然能夠爬過圍籬,飛天鑽地似的潛入,將整個玉米田破壞殆盡,甚至有了長城的「保護」乾脆就在田區裡面挖洞築窩繁殖了起來。顯然,隔離對抗的方式算是徹底失敗了。
  隔年,許順情改變方式,開始定期在田邊丟一些紅蘿蔔、玉米及花生給老鼠吃,希望能讓老鼠轉移目標,不在田裡肆孽,情況稍稍有了好轉。到了第三年,許順情覺得眾生都是為了生存而覓食,心想牠們也應該不會吃太多,那就多種一些給牠們吃吧!於是就去猜想老鼠的心意,把南側靠鳳梨田的兩排玉米讓給老鼠,出人意料的是老鼠居然真的很聽話,不再潛入玉米田四處破壞,並且依順序一株一株的吃。不僅如此,老鼠也很惜福的把每株玉米穗和玉米桿都吃得很乾淨。
  最後終於發現,原來老鼠就築窩在較有安全感的鳳梨田裡,並且順著吃玉米的方向一路舉家遷徙。因而體悟到當老鼠覺得自己生命受威脅,就會四處逃竄,拼命繁殖,到處築窩找食物。在許順情心中動物是可以溝通的,牠們能了解你的意圖。自此,許順情不再跟老鼠對立,並且願意跟牠們分享,於是幾番交手後雙方達成滿意的「共識」。這段故事對放棄慣行農法改為有機種植的農人別具意義,慣行農法只考慮到人類的利益,才會讓我們悖著大自然的法則,和眾生對抗。

包心菜上的白紋幼蝶只吃掉外葉部份、菜園旁種青蔥做為忌避植物

亟需培育適合有機農法的新品種
  許多農業專家的見解與農民實際所遭遇到的問題一樣,病蟲害嚴重失控時會吞噬全部的農作物,即使實施輪作產量和賣相都不及於慣行農法,因而讓多數農民明知有機農法對人體與環境的好處,仍不看好有機農業的前景。但美國華盛頓大學永續農業和自然資源、有機農業研究基金會和USDA整合有機計劃共同讚助的研究,並以「有機農業需合適品種之證據」(Evidence of varietal adaptation to organic farming systems )為題發表文章,該實驗在比較慣行農法與有機農法的實驗中,發現目前追求高產量的作物品種對有機環境的低適應性,是造成有機農法相較慣行農法收成不佳的主要原因。也依此推論,適合有機栽培環境的品種必需在有機農法的特定環境下進行直接選育,才有機會發展出足以取代現有的慣行農法的生產體系。(參考資料:Field Crops Research (2007), Volume 102, Issue 3, 172-177  台灣大學種子研究室陳筱薇譯)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