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網站導覽 徵稿啟事 創刊啟事
*
另開新視窗台中縣衛生局
:::
* 編輯室手札
*
* 下一個世代的農業哲學
*
* 安全農業的守護神
*
* 土地回春術
*
* 和有情眾生一同分享
*
* 尋找「農業首都」LOGO的原創精神
*
* 讓子孫留在這片土地上,陪在我們身邊
*
* 走在市場需求的最前端
*
* 化作春泥更護花
*
* 讓雲林布袋戲繼續在國際驕傲一萬年
*
* 花鼓傳承在褒忠
*
* 土地孕育出來的藝術家
*
* 單車慢遊
*
* 浪子回頭金不換
*
* 驕傲的未來才剛開始
*
* 我堅持選用最好的玫瑰蕃茄
*
* 嚴選台灣頂級烏魚子
*
* 源和醬油•用人情味釀好醬油
*
 
 
 
*
::: 回首頁
* 下一個世代的農業哲學
 

[Cover Story]

下一個世代的農業哲學
土地倫理

Aldo Leopold’s
        Land Ethic

    土地倫理

        「一件事情如果傾向於保存生物社群的完整、穩定和美,那就是對的,否則就是錯的。」這句發人深思的智慧言語,出自「土地倫理」一文,收錄在美國哲學界的先知李奧波(Aldo Leopold)的著作《沙郡年記》(A Sand County Almanac)中。李奧波主張以「整體主義」看待今日的生態和環境問題。
  人和人的關係我們稱之為倫理或人倫,人和土地的關係就稱為土地倫理。發表「土地倫理」的李奧波,同時緊扣達爾文(Charles Robert Darwin)的倫理自然史觀與愛爾頓(Charles Elton)的生態社群觀點,他提出:「人類應把土地視為我們所屬的社群,而非我們人類所持有」的重要論述。這個觀點下,人和生物、土壤、水、環境同為「土地社群」裡的一分子,為了社群的永續與和諧,人類必需重新介定人對土地利用的行為準則。
  若以「土地倫理」檢視當今農業所面臨的化學殘毒、土壤酸化、病蟲害失控和地層下陷等種種窘境,一切問題都有了清楚而肯定的答案。當我們以地表水支援工業發展,農業開始走向抽取第二含水層的地下水做為灌溉用水,我們就該預知不可逆的地層下陷將會永無止境的發生;當我們大量施用化學農藥,我們就無法避免讓毒物隨著食物進入我們的身體;當我們以榨取土力的方式生產農作物,我們就該明瞭終究會有那麼一天,土地不再能夠孕育萬物、供養人類。
  李奧波的「土地倫理」在整體主義方面的思考曾引起批評,這些批判來自對選擇整體環境而放棄經濟發展的誤解,其實不然。「土地倫理」並不是激進的環境主張,更不是回到原始社會那種無為,而是全面性的思考我們對待土地的方式。以雲林現實的情況來解釋,假設石化業者排放揮發性有機物(VOCs)引起農業環境與居民健康的危害,依據「土地倫理」的主張,當我們顧慮石化廠員工的生計或選擇需要它為經濟成長帶來貢獻時,並不表示我們應該同時犧牲掉安全、健康的農業環境。透過政府組織的介入,以所得重分配方式,補償那些健康遭受VOCs污染的人和土壤,其中還包括回復潔淨環境所需的成本與跨代公平的問題。反之,如果我們選擇不相信工業也是。
  當達爾文隨著小獵犬號出海航行五年,發現人類的自私並不能成為演化最終的生存者時,因而理解到建立彼此信任與合作的倫理關係才能渡過種種危險,使人類永遠生存下來,而人跟土地的關係也是如此。在雲林,有越來越多的人信仰「土地倫理」,他們開始從事有機栽種,不再使用化學農藥。既然逃離不了的,我們和萬物同是土地的一部分,那我們就應該選擇用更友善的對待方式對待土地,一齊加入光復大地的行列。



 
 
*
*   Copyright © 2008 財團法人雲林縣文化基金會

發行地址:雲林縣斗六市大學路三段310號 | 電話:05-5343693
*